33歲患癌後,她花光積蓄住進別墅:大膽戀愛、積極社交、體面等死

田園牧哥 2021/10/15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常常談論的幸福指數裡,大多包含有沒有房子、車子、票子,居住的城市有沒有親人、朋友和優質的自然環境。

但很多人都忽略了,所謂幸福指數,也應包括死亡質量。

不過,死亡是一個很沉重的話題,在大部分人的傳統觀念裡,它是需要去避諱且很少被認真提及的。

「未知生,焉知死」,孔子的這句話,就代表了大多數人的生死觀:將生與死割裂成對立的兩部分,只有活著才有意義。

但其實,我們將這句話倒過來看也未嘗不可,若是不能處理好自己的最後一程,又何嘗不是對生命的一種辜負呢?

有這樣一個33歲的女孩,她短暫的人生經歷,就很好地詮釋了,想要真正讀懂生命,就得先坦然面對死亡。

01

這名女孩名叫海野雫,原本是個平凡社畜的她,在30歲出頭的年紀,被確診為癌症。

美好的人生剛開始沒多久,就被告知即將畫上句號,自然難以接受,于是她嚴格遵循醫囑進行治療,積極與病魔抗爭。

但令人感到無奈的是,即便醫生追加了抗癌藥物,癌細胞還是漸漸侵襲了她的身體,無論將來怎麼努力,還是無力回天。

知道自己餘生所剩無多,海野雫悲傷過、崩潰過,也埋怨過命運對她的殘忍與不公。但她清楚的知道,無論自己怎麼歇斯底里,都無法改變現實。

不想每天躺在冰冷單調的病房裡,盯著低矮的天花板,在親人的哭泣聲中死去的她,決定找個溫暖的海島,在每天一睜眼就能看到遼闊藍天與蔚藍大海的地方,靜靜離開。

于是,她在耶誕節前夕用自己所有的存款,預定了一家位于瀨戶內海檸檬島上的臨終安養院——獅子之家。

臨走前,海野雫來到叔叔家做最後的告別。

從小失去父母的她,被叔叔撫養長大,他將她視為親生女兒,在叔叔的關心與愛護下,她擁有了一段幸福的童年與少年時光。

後來,在她上中學時,叔叔娶妻生子,有了自己完整且幸福的家庭。

儘管叔叔嬸嬸和妹妹都拿她當自家人看待,但海野雫的心情還是十分複雜。

她一方面為叔叔這輩子可以過得平安順遂而感到高興,另一方面又因為他組建了自己的小家而感到孤單。

為了不讓身患絕症的自己給叔叔現在的家庭增加負擔,她隱瞞下了自己的病情。

儘管十分不舍,她還是選擇告別,一個人踏上了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02

與叔叔告別後,海野雫來到遠離都市的「獅子之家」,開始了人生最後的日子。

這個由一名叫麥當娜的女性所創辦的臨終關懷院,位于在一座風景宜人的海島上。

雖然交通不便,也沒有城市裡的燈紅酒綠與熙攘繁華,但在這兒,每個身患絕症、時日不多的人,都能毫無遺憾、體面又快樂的畫上生命句號。

而所謂的臨終關懷院,其實就是一棟白色小別墅。

它安靜地坐落在海島村莊的後方,周圍是鬱鬱蔥蔥的草木,面朝遼闊的大海,在海風的吹拂下,一點死氣沉沉的味道也沒有。

推開小別墅厚重的實木雙開門,映入眼簾的是個充滿人情味的大空間。

沒有傳統儲物式玄關,進門左右兩側分別擺放玄關桌+換鞋凳+衣帽架,方便隨手置物和坐著換鞋。

周圍的白牆上被佈置成照片牆,上面懸掛著客人們和麥當娜拍攝的海島風景。

繼續往裡走,是明亮寬敞的公共空間,每個客人都在這兒做著自己的事情,安靜又祥和。

沒有繁複的裝飾和精緻傢俱,幾張沙發、一張茶几、一個電視櫃、一塊彩色地毯便組成了舒適的沙發區。

連接不同區域的門洞全部做成拱形,搭配木地板和木吊頂,頗具輕法式的浪漫氣息。

從門洞往裡走,右側是客人的臥室。

長長的走廊不設任何多餘裝飾,藍色門板木門框的房門、牆面的壁燈和通鋪的木地板,就讓這條狹長空間顯得明亮、清新又溫暖。

左側是開放式廚房與餐廳,這裡的門洞沒有被封死,陽光可以穿過大廳落到走廊上,整個空間幾乎不留採光死角。

大廳被分為兩個區域,左邊三三兩兩地擺放著桌椅,右側是中島廚房。

操作檯面向餐廳,負責做飯的人可以與等飯的人聊天,互相陪伴。

廚房中島由薄荷綠面板+白色大理石檯面組成,搭配米黃色的牆面,可愛又明朗。

而周圍的實木傢俱和門框,則壓住了空間氣場,不會過于活潑,也不會有沉悶之感。

海野雫的臥室延續公共空間清新的主調。

周圍牆體為白色,床頭背景塗刷成清新的薄荷綠,搭配實木傢俱、地板和碎花窗簾+白色蕾絲窗紗,一點都不像病人居住的房間。

舒適的單人床左側,有一面儲物的壁櫃和一張床頭櫃,足夠收納個人物品。

右側,一張書桌臨窗擺放,不想走出臥室,可以在這裡寫字、閱讀或發呆。

推開窗,就能看到一望無際的大海。

03

時間的腳步慢慢向前走,海野雫在「獅子之家」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平淡又快樂的日子。

漸漸的,海野雫發現自己不再那麼害怕死亡的到來,也受到周圍人的影響,開始真正的放下過往、活在當下:

「就是到了最後一刻,也要振作地活著,不要因為馬上就走了而洩氣放縱,人生也要品嘗到最後一刻的滋味。」

在這裡,她幸運地邂逅了親情、友情和愛情。

從大阪回到家鄉務農的青年田陽地,讓她體會到了以前從未體驗過的愛情,而一隻名叫六花的白色小狗,則讓她感受到了什麼是母性之愛。

海野雫是在去葡萄田裡散步時遇到的田陽地,兩個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一見如故,經常一起散步、遛狗、聊天、吃飯、看海。

田陽地知道她的身體狀況,經常鼓勵她:「你還活著,你的人生還能改變。」

但兩人心裡也都知道,海野雫的人生,很快就要結束了。

于是在新年的第一天,他邀請她一起去給別人送葡萄酒,然後順便在海島上兜風,他們就像每一對和心愛之人約會的情侶一樣,內心喜悅又甜蜜。

到了晚上,兩個人坐在在夜晚的海邊聊天,海野雫好像知道自己將要不久于人世般,跟田陽地約定,等她離去的第三天傍晚,他就在現在這個地方,帶著六花一起向她揮手告別。

果然,沒過多久,海野雫的病情突然開始惡化,隨著身體機能的衰退,她開始被病痛折磨得無法入睡,而麥當娜總是能在恰到好處的時候給到她幫助。

她用一些鎮定劑幫她安眠,不僅不會有副作用,還能在第二天起床時感覺精力充沛、神清氣爽。

再後來,鎮定劑也不管用了,麥當娜就讓她接受音樂治療,為她專門演奏音樂和吟唱歌曲,並用散發著柑橘香氣的精油按摩全身,以此緩解病痛,不會讓海野雫感羞恥和到一丁點不體面。

雖然海野雫還是會因為生命的短暫而感到遺憾,但她也能坦然的面對了。

另外,「獅子之家」裡還有個非常特殊的活動,叫獅子家的點心日,治癒著每一個害怕死亡到來的客人。

大家都可以把自己此生最喜歡的點心名字,投入廚房的信箱,然後由麥當娜和主廚志麻奶奶抽籤決定當天做什麼。

也許點心端出來的時候,那位客人已經無法品嘗了,但沒關係,其他人會一起一起品嘗他的推薦,然後一起讀他留下的信,通過食物和語言,感受一個人活過的痕跡。

于是我們看到了每一個客人的故事、遺憾與最終選擇。

婚內出軌的薄情丈夫,最喜歡的點心是妻子做的葡萄乾三明治;嫉妒姐姐的妹妹,寫下了自己獨自吃掉的牡丹餅;年僅10歲的小女孩,最愛的是因病不能吃的蘋果派……

而海野雫呢,她選擇的是父親活著時,她親手給他做的奶油可麗餅。

「將不幸一口氣吸入肺腑,再化為感激呼出,你的人生終會閃閃發光」,住在獅子之家裡的每個人,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明白了麥當娜舉辦點心活動的初衷,也保住了對自己的忠誠。

故事的最後,海野雫沒能像所有觀眾希望的那樣痊癒,她僵硬著身體昏沉地躺在床上,視線模糊中看見了前來看望她的父親,了卻了一生遺憾。

「我吃好了,感謝款待」,她吃完了點心日裡抽中的葡萄乾三明治,喝了一口紅茶,然後緩緩閉上眼睛。

而守在旁邊的麥當娜則溫柔地說:「雫小姐,您辛苦了,請安心歇息吧。」

沒有醫院裡滴滴作響的儀器聲,沒有各種插滿身體的塑膠管,也沒有人悲痛欲絕地大聲哭泣,或許這才是人生幸福指數裡最重要的一環——體面、乾淨的死去。

死亡,是悲情且崇高的。這是傳統文學為我們構建的一種觀念。

但海野雫的故事,卻讓我們看到了對傳統生死觀的溫柔反抗:死亡固然可怕,但也可以非常溫柔。

雖然無論我們怎樣做足功課,都很難說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面對人生的結束,但面對這段未知且有些可怕的旅程,我們確實可以學會與之共存,讓它變得更充實。

因為出生和去世,本就是背靠背的兩件事情,只不過是門朝哪邊開這一點點不同而已,從這邊看是出口,從那邊看就是入口,既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

或許這才是活著與死去真正的意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