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瓊瑤小生」,到坐擁價值74億大樓,林瑞陽經歷了什麼?

田園牧哥 2021/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1960年,林瑞陽出生在臺灣宜蘭的一個小鎮。

他的父親經營著一家雜貨鋪,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在那個年代已超越很多人。

然而5歲那一年,林瑞陽被父親告知要搬家了,因為家產已被朋友騙光,一分不剩。

此後,一家十幾口人的生計,全靠林父林母兩個人外出務工維持。

5歲小孩早有記憶,家境陡然下降,歡聲笑語已很少聽到。

夜晚和家人擠在逼仄房間裡,小小少年無暇幻想風花雪月,也無暇回顧課堂上的陽春白雪, 他腦海裡唯一的念頭就是賺錢。

于是,高中服完兵役後,林瑞陽就開始做苦力養家了。

他試過刮船的鐵銹,一天下來,七竅都是碎屑。

他還試過一次性搬四箱啤酒上樓,免不了腰酸背痛、皮開肉綻。

顯然,如果真的要改善家境,做苦力絕不是長久之計。

那時的他一邊上班,一邊打聽賺大錢的妙計。

此時一位朋友邀請他來拍攝電視劇,高薪職業擺在眼前,林瑞陽很心動,但不敢輕舉妄動。

他從幕後做起,場記、助導最後到副導演,後來還可以獨當一面擔任廣告導演。

萬事俱備,林瑞陽跑去台視毛遂自薦,簽下了5年合約。

可以說,踏進這個圈子之初,林瑞陽就是奔著爆紅暴富去的。

一開始,他還沒資歷演男主角。

為了讓觀眾記住自己,就在塑造角色的時候把情緒放大,略微浮誇、激情澎湃一些。

多年後,他提及這個心得依舊滿臉得意。

總而言之,口碑與藝術都不是他心中的第一順位,人氣才是。

這個道理,他貫徹至今。

就是不知道,當年一起拍戲的馬景濤是不是偷師林瑞陽。

被觀眾記住,有了人氣,機會自然來。

漸漸地,林瑞陽混成臺灣第一小生。

當年他到底紅到什麼程度呢?

十三部主演的電視劇制霸八點檔,其中有十部都是收視冠軍。

還被全民票選為「最佳男演員」榜首。

在林瑞陽演過的眾多作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于《一簾幽夢》。

他在裡面飾演的是楚濂,一個在紫菱和綠萍兩姐妹之間搖擺不定的男子。

電視劇照進現實,楚濂的飾演者林瑞陽也與兩位女性有著半生的愛恨糾葛。

1989年,林瑞陽結婚了。

妻子是比他小9歲的瓊瑤女郎曾哲貞。

兩人湊一起,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瓊瑤阿姨的文學造詣不計,審美是沒話說的。

曾哲貞當年那叫一個水靈,深邃大眼好像一汪秋水。

因出演《婉君》裡蘭萱一角,她成了少男夢中情人。

瓊瑤和製片人徐楓都很看好她,想紅不用看能不能,只看願不願意。

然而看她今日圈中無名的境遇,也可以知道她當年的選擇是什麼。

她的人生主旨和瓊瑤劇一樣都是情情【愛☆愛】。

嫁給林瑞陽那一年她才20歲,林瑞陽不讓她拍戲,她就乖乖待在家裡,任由其推掉片約。

結婚後頭幾年,她就給林瑞陽生了一對兒女。

1995年,林瑞陽與曾哲貞離婚了。

但僅僅四個月後,兩個人就為了孩子的入學問題 重婚

而離婚的原因,是因為林大哥好,而且對誰都好。

那時林瑞陽與蕭薔拍《一簾幽夢》,「第一小生」和「第一美女」之間好像總得有些什麼。

有傳他們經常一起深夜大排檔,林瑞陽還多次夜宿蕭薔香閨。

不過真真假假,就只有他們知道了。

唯一可以確認的是,蕭薔只是過客,張庭才是曾哲貞人生中的釘子戶。

林瑞陽結婚那一年,比曾哲貞僅僅小一歲的張庭也一腳踏進了娛樂圈。

初入行的張庭隨朋友來探班,林瑞陽不經意間瞥了一眼,便感覺渾身觸電,挪不開腳。

兩人不知道怎麼就越走越近,林瑞陽情不自禁開口 :「你是誰,你來幹嘛?」

「我來探班。」

「好,我記住你了。」

他覺得,自己和這個女孩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緣。

沒過幾天,在朋友的聚會上,林瑞陽與張庭再次狹路相逢。

那時的他與曾哲貞有了嫌隙,但礙于仍然是已婚的身份,只能暗中觀察。

心癢難耐的他寫下了: 夜深雨急/想你如貓抓心/燈昏影亂/念你如信徒誦經/卻是癡想妄念/終不敢像飛蛾試火焰。

1997年,癡心不再是妄想,那時拍攝《金色夜叉》的林瑞陽向導演推薦了張庭。

林瑞陽充當貼心前輩,手把手教張庭演戲。

而張庭則以一聲嬌滴滴的「林大哥」回敬。

她大概以為這是天降貴人,混圈多年沒弄出點名堂,總算有人賞識了。

于是,張庭把林瑞陽視作了知己。

兩個人在劇組聊天聊地,便有了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私交。

時間到了1998年,林瑞陽和曾哲貞的一對兒女都已經到了可以上學堂的年紀。

林瑞陽沒有牽著孩子的手走在上學路上,卻牽起了張庭的手在北京閒逛。

隔著海峽與八百里雲和月,曾哲貞當然看不到,可是有狗仔通風報信。

林瑞陽和張庭的不倫戀隨即成為全城的熱話。

霎時間,曾哲貞淒淒慘慘戚戚。

彼時的她才驚覺,放棄了事業跟隨這個男人不值得,而幾乎所有人為她不平。

林瑞陽並沒有出面為誰說話,反倒是經紀人夏玉順為了摘清責任,跑出來說 :「是那個蜘蛛精,想要吃我們家的唐僧肉。」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酒窩清純玉女竟是撩撥唐僧的蜘蛛精。

那一年還沒有律師函警告,明星犯錯也還要給大眾一個交代,張庭也召開了記者發佈會。

怎麼說都理虧,張庭索性哭腫眼鼻 :「你們怎麼都欺負我,真是欺人太甚,你們知道我有多努力嗎?」

(對不起,我不知道!)

最後哭到昏厥,被架上救護車。

也不知道當今飯圈話術范本是不是借鑒了張庭這一番辯白。

而我們的男主角林瑞陽去哪了,怎麼沒對妻子說過一句道歉,也沒對情人辯解過一句?

林大哥雖然在風暴來襲時把自己調成了靜音,但風波過後他還是很有「擔當的」。

後來,他索性帶著張庭遠走高飛,落地香港。

到此為止,這段不倫之戀還可以解釋為 :男方與妻子感情早已生疏,因未向媒體公開致使女方被誤認為第三者。

但後來,張庭《康熙來了》,強調林瑞陽對自己是一見鍾情,按捺七年後才告白。

從百分百情定的1998往回推7年,那時候,曾哲貞在家裡養胎吧?

帶著張庭狂奔到香港的林瑞陽也年近不惑了。

臺灣第一小生變薄情郎,掉了不少粉,也不再是小鮮肉,在香港東山再起是不可能的。

于是在某一天,他滿目深情地告訴張庭,自己要退出娛樂圈,只為不讓你再受傷害。

他深諳冷處理之道,大家都是魚的記憶,一段時間不提,不就沒人記得了?

這一招也很奏效,後來張庭來到內地發展,一部《穿越時空的愛戀》爆火。

她被大家親切稱呼「酒窩女神」,成為童年女神名單上的一員。

那些寶島往事似乎已塵封。

而林瑞陽除開那些花心往事,不得不說他真是個經商小天才。

如果父親沒被騙錢,他或許能把雜貨鋪經營成市中心的大型商超。

短短幾年間,萬丈平底高樓起。

初來上海,他創辦了一家影視製作發行公司,這家公司參與制作了《絕色雙嬌》、《臥虎藏龍》。

是《絕色雙嬌》不是《絕代雙驕》,是電視劇版《臥虎藏龍》,不是李安那部征戰奧斯卡的《臥虎藏龍》。

聽起來是不是有一些冒牌貨的意味?

但他們是用「亞洲最大的影視發行公司」形容自己的,而且據說每年在電視臺有250小時的節目。

這創業的幾年間,林瑞陽多次求婚,但張庭都沒有答應。

因為算命的曾對她說 :「你未來老公是弄房地產的。」

她便覺得林瑞陽並非自己的正緣。

不知道林瑞陽是不是從中受到了啟發,後來影視公司幾近破產,他無縫對接找到了下一座黃金屋。

2002年,林瑞陽瞄準蟄伏的房地產行業,投資了房地產代理業。

豪擲200萬美金買下亞太企業大樓一層作為總部,曾28天售出578套房子。

時隔一年,他的「瑞陽房地產集團」也在國外上市。

隨後又一步步從幫別人買樓到賣自己的樓。

林瑞陽的房地產生意穩定了,曾經為自證清白不嫁娶的兩人也結婚了。

林瑞陽有多疼愛張庭呢?

雖然自己已有一對兒女,但還是希望和張庭也能湊成「好」字。

哄著不易懷孕的張庭,三年打了1000針,第9次才懷孕。

胎兒8個月的時候,她因胎位不正沒辦法走路,在家裡只能用爬的。

再後來林瑞陽又以「有個兒子好保護你們」為由,哄著張庭又生了個男孩。

張庭年歲漸長,也鮮少拍戲,安心在家做富太太。

到此為止,已經令人歎為觀止,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還在後頭。

早幾年網路社群生意剛剛興起,林瑞陽已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3年,張庭和林瑞陽創立了護膚品品牌,中文含義是「張庭的秘密」。

第二年這家公司就按照「V墒」體系運營。

幾十年前林瑞陽可以為了讓自己被觀眾注意到,慷慨激揚不走心地演戲。

幾十年後的今天,他也可以為了賣出更多商品在小視訊裡慷慨呐喊。

為了把生意做大做強,夫妻二人開始打頭版頭條主意。

陶虹、林志玲、曹格老婆吳速玲都被邀請,前來幫襯。

甚至可以變換一下性別,穿起玫紅性感裹身旗袍的樣子。

而張庭也在幫夫路上特別賣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吃上了唐僧肉的原因。

那時年近50的她頭髮又厚又亮,絲毫不見歲月痕跡。

而林瑞陽站在他身邊,儼然成了送雞蛋的奶奶。

不得不感歎一句: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趴的牛。

這一副不老容顏就是產品的門面。

然而,許多消費者控訴,買了他們的產品沒有青春永駐,反倒是爛臉了。

去找客服理論,客服說:別怕,爛臉就對了,這是皮膚在排毒。

消費者聽客服的話再用三個月,效果更糟。

這時張庭才出來打感情牌。

林瑞陽和張庭的事業如火如荼。

2017年,他們成為了上海青浦區的納稅大戶,一度佔領冠軍寶座。

2018年張庭48歲生日, 林瑞陽豪擲74億台幣買下黃浦江邊整棟大樓作為兩人的禮物

一個是V商教父,員工跪拜領臘八粥。

一個是V商教母,坐在2億豪宅裡,直播淚崩 :「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嗎,一年365天,我工作356天。」

「每個人都不容易啊,我也有自己的家庭。」

一如當年灑淚解釋自己不是蜘蛛精的樣子。

當林瑞陽張庭坐在豪宅裡唱恩愛經的時候,曾哲貞是什麼處境呢。

去年,曾哲貞直接叫板 :來呀,告我啊,她就是小三。

此前曾有報導稱,曾哲貞的生活並不如意,被朋友騙去鉅款,生活一度要靠借錢維持。

一度因抑鬱症自S,喝下清潔劑,被救回後在醫院躺了足足一個月。

兩邊對比,令人慨歎不已。

從瓊瑤小生到商業大亨,林瑞陽這一路未免也太順了些。

反觀途徑他生命的兩位女人,一個獨守空房以淚洗面,一個也曾是眾矢之的。

對前妻而言,他是薄情丈夫,對于張庭而言他是深情郎,不管當初如何選擇,受傷的都會是女人。

時過境遷,夜半夢醒時再想起曾經的妻兒,不知林瑞陽心裡不會不會感到一絲愧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