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兆龍:我就坐家裡收《駭客任務》分紅,等我死了,子孫們還繼續收

田園牧哥 2021/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鄒兆龍這個名字大家可能不熟悉,但「我一進來就看到常威在打來福」這個梗肯定都熟。

沒錯,「常威」就是鄒兆龍扮演的。

01

鄒兆龍出生于1967年的臺灣高雄,那個年代,窮人吃不飽飯。

鄒兆龍的家庭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父親去世得早,生活的擔子全都壓在了母親身上。

母親佝僂著軀體早出晚歸,拼命賺錢,只為了養活13個孩子。

當時的鄒兆龍為了給母親減輕壓力,6歲就出來邊習武賺錢,給雕刻店老闆打工。

那個時候,他白天幫老闆上色,晚上他住在雕刻店裡替老闆看家。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3年,在他9歲那年,他離開了薪水微薄的雕刻店,轉行去做麵包。

小小的人兒得墊上箱子才能在操作臺上做麵包,在其他孩子向父母撒嬌出去吃大餐的年紀,他已經替母親分擔生活壓力3年了。

因為沒有父親,他和弟弟妹妹們經常被欺負。

因為經常被欺負,鄒兆龍從小就懂得了拳頭大才不會挨欺負。

正好,他所在的那家麵包店旁,是一家武館。

工作之餘,他經常躲在角落裡偷偷地看教練的一招一式,比比劃劃地跟著學。

他發現,有教練講學比自己一個人苦練有效多了。

就像「紙裡包不住火」,沒過多久,教練就發現有個小孩子偷偷摸摸地在「偷師」。

02

教練在瞭解他的家庭情況後摸了摸他的筋骨,覺得是塊練武的料,就默許了他在一旁跟著學。

3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12歲的他跟著大哥去臺北發展。

不久後大哥找到了在劇組做武行的工作,鄒兆龍在探班的時候,現場正需要一個女孩子的武替。

當時的他身形和那個女孩子差不多,就被當時的導演拉去做了武替。

原本導演做好了「一條不過就多來幾條」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他憑藉著敏捷的身手一條就過了。

不止導演中意鄒兆龍,劇組的武師頭在拍攝結束後就找到了鄒兆龍,問他願不願意留下來。

鄒兆龍欣喜若狂,立馬同意留了下來。

當時他在麵包店工作一個月才9000台幣,當一次武替才不到一個小時就拿到了1200台幣。

這在鄒兆龍眼裡,和天上掉餡餅差不多。

在武行裡,鄒兆龍開始學習跆拳道、散打等武術招式,開始了自己的龍套生涯。

那個年代鮮少有特效,打也是真打,拳拳到肉,因此他經常受傷。

在鄒兆龍心裡,只要能讓家人不再受窮,受點傷就受點傷吧。

鄒兆龍曾在節目中回憶說:

「當時有一場戲,需要我用蹦床跳過一堵牆,但我當時受了傷,沒跳過去。要是當時我的臉先落地,現在說不定已經沒有鄒兆龍了。」

和其他打星早年經歷不同,他不是武行裡最能打的,而是最能挨打的。

他曾在節目上說,在當時,不是說需要誰多能打,而是要看在片場裡能挨多久地打。

你要是太能打,說不準會搶風頭,影響你以後沒戲拍;你要是很抗打,以後哪個劇組需要龍套都願意先找你。

03

在鄒兆龍18歲時,他的人生出現了巨大的轉折。

導演吳國孝在籌備拍《全力反彈》時,遇到了難關。

劇組需要所有演員都有武術基礎,這個好辦,他把洪金寶的「洪家班」請了過來。

但劇中有個角色需要跆拳道底子過硬,這個就難辦了,請來的演員裡沒有人符合吳國孝的要求。

就在他頭疼之際,有人向他推薦了鄒兆龍。

吳國孝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找到了鄒兆龍,沒想到他對需要的動作完成得幾近完美。

吳國孝拍板定了,就他了。

也是在這裡,他結識了洪金寶,改變了他的命運。

彼時,18歲的他剛因為《全力反彈》嶄露頭角,就必須去服兵役了。

兩年時間,在飛速更迭換代的娛樂圈裡足夠淹沒一個人,更何況還是個沒什麼水花的新人。

但就在他服兵役前,對他十分賞識的洪金寶給了他一個承諾:

「你儘管去當兵,回來之後有需要幫忙的,來香港找我。」

當時的洪金寶名氣響噹噹,而他只是個星途很可能要斷的小人物,他和洪金寶之間差距過大,鄒兆龍心裡十分沒底。

2年時間一恍就過去了,當過兵的鄒兆龍身上硬漢氣息漸濃。

就在他服兵役結束的前一周,洪金寶派來的工作人員找到了鄒兆龍,幫他安排了手續來香港發展。

鄒兆龍沒想到,洪金寶真的說到做到,心裡一直惦記著他。

04

到香港後,洪金寶正式收他為徒,成為了他第一個正式的徒弟。

隨後,洪金寶又為他量身打造了好幾部電影中的角色,《精靈變》裡的阿車、《烈火街頭》裡的周小龍……

但可惜這幾部電影反響平平,也有人私下嘲笑鄒兆龍是掃把星,有他的電影就火不了。

鄒兆龍拗著一股勁,他拼命地練武、拔高演技,每一個動作都要精確到公分,每一個微表情需要牽扯到哪幾塊面部肌肉他都拎得清。

當那些留言傳到洪金寶耳朵裡後,他大發雷霆:

「鄒兆龍的演技你比得上?比不上就別瞎傳!」

就這樣,到了1993年,王晶與洪金寶合作拍攝《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男主定的是已頗享盛譽的李連杰。

洪金寶安排了鄒兆龍出演與李連杰對手戲最多的宋青書一角,希望能夠借著李連杰的名聲提一提鄒兆龍。

但由于電影中大腕雲集,鄒兆龍並不顯眼,他又沒紅。

觀眾沒有記住他,但李連杰記住他了。

李連杰曾說,他和鄒兆龍合作是最舒服、最有默契的。

隔年,李連杰便邀請鄒兆龍與他一起出演《中南海保鏢》,但不知為何,前後他與李連杰合作了7次,依舊沒有觀眾緣,只能歎一句「時也運也」。

當時鄒兆龍有些心灰意冷,就在此時,洪金寶似乎發現了他這麼拼命還不紅的原因。

05

洪金寶發現,鄒兆龍出演反派的時候,角色更「貼臉」。

說白了,鄒兆龍長了一張「惡人臉」。

正巧,此時周星馳電影《九品芝麻官》正在選角,只差反派「常威」一角空著。

洪金寶知道後,馬上想到了鄒兆龍,希望他能出演這個角色。

一開始鄒兆龍很抵觸,因為個人性格原因,他十分討厭那種身上帶著「沒有理由的惡」的反派角色,而常威恰恰就是這樣的角色。

但在洪金寶的遊說下,鄒兆龍接下了這部戲,一方面洪金寶對他有大恩,另一方面也符合他接過的所有反派角色都沒有好下場的原則。

所有人都沒想到,鄒兆龍竟然因為「常威」一炮而紅,紅成這個樣子,「常威你還說你不會武功」這個梗仿佛刻在了觀眾DNA裡。

他喜歡他演的所有角色,除了「常威」,但也就是「常威」讓他走進了觀眾的心裡。

這令鄒兆龍十分矛盾,一次訪談節目上,他看了他在《九品芝麻官》裡的表演後對主持人開玩笑說:

「這不是我演的,這是我雙胞胎弟弟演的。」

這個玩笑裡,多少帶著點無奈的成分。

06

此後多年,他除了一開始不紅的時候演的那些正面角色外,剩下演的全是反派,他的戲路似乎定了。

他一直在思索,怎樣才能突破自己,怎樣才能更好地詮釋演員這一職業。

1999年,他放下了一切,包括在國內辛苦打下的根基,來到了美國進修,想學到更多不同的表演方式。

半年後,《駭客任務2》選角時找到了李連杰,但李連杰聽完拍攝條件後,選擇推掉了這部戲。

一次綜藝上,李連杰說出了推掉的原因:

「美國人讓我拍3個月,但要我在劇組待9個月,剩下的6個月時間要把我的武打動作捕捉下來,版權是他們的。我學了一輩子的武功,完了版權成他們的了,這我不幹。」

在李連杰推掉後,《駭客任務》的導演等人找到了鄒兆龍,鄒兆龍對他們說:

「我可以出演,但是我絕不會出演有損國家形象的反派角色,也絕不接受用藝術的形式來踐踏我們的民族尊嚴。另外,我要求穿唐裝。」

隨後,《駭客任務》中出現了華人身影。

07

對于李連杰拒演,鄒兆龍接演這件事網友們評價不一。

有人說「李連杰嫌片酬低」、「鄒兆龍接李連杰不要的戲,沒骨氣」……

但仔細想來,並不是這樣的。

李連杰堅持版權問題必須在中國,而鄒兆龍的堅持在于他在乎華人在外的影視形象,他們二人堅持的方向是不同的。

此後,鄒兆龍曾公開拒演好萊塢《金蟬脫殼3》:

「不好意思,不接!好萊塢電影不一定要像乞丐要飯什麼都吃!」

鄒兆龍曾說:

「國外找華人演員演的大多是一些沒有尊嚴、沒有個性的角色,我對這一點很執著,在我們國家演反派沒問題,但出去了,一定不要做任何辱華的角色。我可以很自豪地說,到目前為止,我沒有在任何一部西片裡是辱華或沒有人格的。」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鄒兆龍透露,自打2003年開始,《駭客任務2》、《駭客任務3》陸續上映後,10多年來他一直在收分紅。

當年他與《駭客任務》簽約時,條款上寫著,只要《駭客任務》電影以及周邊等仍在盈利,那麼盈利的部分就要分一份給鄒兆龍。

通俗來講,這就是永久分紅,哪怕鄒兆龍離世了,屬于他的那份分紅也會給他的家人。

鄒兆龍在採訪中戲稱:

「只要‘駭客任務’還在賺錢,我就一直在收錢,哪怕我死了,我的小孩也在收錢。」

這可能就是傳說中的「人在家中坐,錢從天上來」吧。

聲明:該文為原創,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圖片源于網路,侵刪,洗稿、抄襲必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