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小夥在汶川地震中救下外國女孩,13年後兩人再見面感動世界

田園牧哥 2021/11/08 檢舉 我要評論

無聲的擁抱

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過後,成都都江堰虹口地區, 一個當地口音的小夥子扶著一位外國女孩,小心翼翼地從滿地廢墟中走了出來。

兩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帶著一些傷,好在看起來並無大礙。

外國女孩因為下巴受傷,無法發出聲音,只能在被救援人員抬走前,流著熱淚給了中國小夥一個久久的擁抱,以此來表示感謝。

一段感人的異國情誼就此結下,還打動了一旁因為受災而陷入悲痛茫然之中的災民,讓他們重新振作起來。

而那句沒能說出口的感謝,也令那位外國女孩難以釋懷,並為此苦苦追尋了13年,只為與那位好心的中國小夥重逢。

而就在2021年,那位外國女孩的心願終于迎來了實現的那一天。

災後相逢

這個被救下來的外國女孩名叫 瑪阿雅,來自 以色列,在2008年的時候還是在校大學生,來到四川成都是為了學習中國地地道道的中醫學。

眼看回國的日期臨近了,深深被四川當地風景吸引的瑪阿雅,決心在回國之前在四川風景優美的景區遊歷一番。而她與好友安納特選中的日期,恰好就是汶川地震爆發前後。

瑪阿雅正與好友坐在山區某農家樂中有說有笑地吃著飯,突然感到地面傳來了晃動。兩個年輕女孩還沒反應過來,就在地動山搖中,被坍塌的房屋掩埋了。

附近居民在地震停止後,立刻展開救援,及時將埋在廢墟下的這對異國女孩救了出來。兩個人都沒有性命之憂,安納特只是手指折了, 而瑪阿雅的下巴受了傷,必須用手掌托著,一張嘴就鑽心的疼。

見狀,一個好心人把自己的T恤衫脫了,幫助瑪阿雅固定住下巴,還送這對異國女孩去了虹口鄉。就是在這裡,瑪阿雅遇到了 蔣偉

蔣偉生長在都江堰,在2008年那一年他也是大學生,就在溫江上大學。

地震發生後,消息迅速傳播開來,全國人民的心都與四川災區人民連在了一起。蔣偉很快也注意到了這個新聞,他頓時坐不住了,先是通過打電話的方式聯繫家人,但是因為地震的原因,通訊中斷了,電話根本打不通。

蔣偉實在放心不下老家的親人,于是響應救援的號召,與幾位志願者一起趕去都江堰。回老家的路上,蔣偉先是坐了一段時間的摩托車和大巴,到後面道路因地震而斷裂凹陷,蔣偉只得徒步走回了都江堰虹口鄉。

此時已經是5月14日了,蔣偉一回到家便積極展開救援,四處尋找需要幫助的災民。

當時瑪阿雅與安納特正準備乘車去往都江堰,但是虹口鄉去往都江堰的公路上落石堵路,車子無法前行。 而瑪阿雅因為受傷不能進食,強撐著身子熬了兩天,身子變得十分虛弱。

不得已之下,安納特開始帶著瑪阿雅下車步行,走出一段距離後,正好遇到了四處搜救傷患的蔣偉。

蔣偉一看她們灰頭土臉、神情狼狽的樣子,立刻上前用英語詢問是否需要幫助。安納特就告訴蔣偉她們想去都江堰。

就算沒發生地震,徒步去都江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況她們還是兩個人生地不熟,又語言不通的外國姑娘,萬一迷了路就遭了。想到這裡, 蔣偉爽快地表示願意護送她們前去。

後來回憶起這個時刻,瑪阿雅總會眼中泛起淚光,將蔣偉此刻的這個決定描述為: 「在接下來的12個小時裡,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

12小時結下的異國情誼

在正式出發前,蔣偉盡可能地做了些準備。

他到當地老鄉那兒借了雙結實的鞋子和電量充足的手電筒,帶了點水和吃的,與安納特扶著瑪阿雅一起開始了趕路。

從他們所在的虹口鄉地段到都江堰路程不僅遠,中間還要翻越兩座山。由于地震,原本就很崎嶇的山路更加難走。 以前只需要花一個小時就能翻越的小山,蔣偉帶著瑪阿雅他們足足走了6個小時。

在趕路中,蔣偉總是攙著瑪阿雅,先踏出一步試試前面的路是否平穩,這才讓瑪阿雅繼續邁步。如果前面實在不好落腳,蔣偉就把瑪阿雅背過去。這樣雖然花費的時間長了些,卻規避了路上可能存在的諸多危險。

他們一路上走走停停,彼此間的交流只能靠著蔣偉那並不怎麼流利的英語,還有安納特更不流利的漢語來進行。

在途中,瑪阿雅和安納特得知了蔣偉的名字,蔣偉也瞭解到了兩個姑娘來自以色列,年紀跟他差不多,都是學生。 他們一路上用彼此都能聽懂的語言,不斷互相鼓勵著趕路。

已經兩天不能進食的瑪阿雅在路上已經出現了脫水症狀,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他們卻還沒有走到出這片山區。此時地震的餘波不斷,再繼續趕路的話,實在太危險了。

好在這裡距離蔣偉家比較近,蔣偉臨時決定帶她們到自己家裡做一下休整。由于瑪阿雅不能吞咽,蔣偉找來水後,就用小小的瓶蓋,一口一口地喂給她喝,這讓瑪阿雅感動得熱淚盈眶。

蔣偉的叔叔跑來察看蔣偉家的情況,正好他們三個準備再次趕路。 叔叔瞭解了情況後,經驗更豐富的他,不僅給三人安排了更周到的走出山區的計畫,還決定跟蔣偉一起護送這對異國姑娘。

接下來的這段路程,蔣偉就和叔叔輪流換班,背著瑪阿雅趕路。在叔叔的幫助下,他們之後走的路都平穩便捷了很多,所用時間也大大縮短。 叔侄倆輪流背著瑪阿雅走了將近5個小時,來到了第二座小山的山頂。

蔣偉驚喜地發現,自己的手機有信號了。他連忙按照之前瞭解到的資訊,給救援隊撥通了求救電話,也掌握了大致的方向。

在之後的趕路中,蔣偉他們還遇上了兩個來找瑪阿雅和安納特的以色列留學生,就此組成了六人小隊,以最快的速度,在晚上7點左右將瑪阿雅和安納特送到救援隊附近。

他們六個人還特意合了張影,以此來紀念這份特殊的緣分。

這一路上,瑪阿雅有多想跟蔣偉說說話,把自己的感激之情告訴他,但她下巴不能動,只能通過眼睛對視來訴說謝意。

最後,救援人員準備把傷勢有些嚴重的瑪阿雅抬走救治, 瑪阿雅便在離開前拉住蔣偉,把自己一路上帶著手串送給蔣偉,又給了他一個無聲的擁抱作別。

短暫的結緣後分開,瑪阿雅和安納特被送去醫院救治,而蔣偉轉過身便再次投入了救助災民的行動之中。

不過他們的結下的緣分並未就此結束。

時隔13年的重逢

瑪阿雅原本還打算在傷勢痊癒後,再回到都江堰虹口鄉尋找向她們伸出援手的四川人民,尤其是那個花了12個小時來護送她們的蔣偉。不過她的打算沒能實現。

瑪阿雅與安納特在四川遭遇地震失蹤的消息,早就已經傳回了以色列國內,不光是她們的家人在擔心,以色列全國都在牽掛著她們的近況。

她們兩個在傷勢基本痊癒後,就在以色列大使館的安排下,回到以色列與家人團聚。

生活漸漸恢復平靜的瑪阿雅依然想要找到那位救命恩人,只是她手上只有一張與蔣偉的合照,也只知道蔣偉的名字和大致的住處。

瑪阿雅並未就此放棄,她只要聽說附近來了中國人,就會抽出時間帶著那張合照前去拜訪,以這種大海撈針的方式,開始了長達13年的苦苦追尋。

太過渺茫的希望,讓瑪阿雅有些洩氣。雖然她還沒停下追尋的腳步,心中卻難免生出一種消極的情緒,懷疑自己這輩子是不能與救命恩人重逢了。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2018年。

這一年,瑪阿雅認識了一位來自四川成都的中國留學生。對方也曾見證過那場災難,聽說瑪阿雅的遭遇後非常感動,他人雖然不能回國幫忙尋找,卻發動了國內的親朋好友一起找人。

最終這位留學生朋友的朋友認出了合照上的人,還將蔣偉的聯繫方式告訴了瑪阿雅。

她迫不及待地通過微信聯繫到了蔣偉,這讓他十分吃驚。通過微信,蔣偉看到了瑪阿雅展示的後來生活中的照片。這13年來她過得很好,遇到了心愛的戀人,組建了家庭,如今都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

他救下的人如今幸福地生活著,這讓蔣偉十分欣慰。

由于信號問題,瑪阿雅還沒來得及鄭重向蔣偉表達謝意,這次通話便中斷了。之後又遭遇了疫情,蔣偉還換過一次手機,他與瑪阿雅再次失聯了。

直到2021年春天,瑪阿雅得知,為了感謝汶川在疫情中給以色列人民帶來的幫助, 以色列駐成都總領事館決定向汶川水磨中學捐贈20台電腦,成立一個中以友誼電子圖書室。

這讓她很是激動,在那條新聞下面留言,講述了自己過去的經歷。總領事潘立文和每一個看到這條消息的網友都十分感動,總領事還出面幫助瑪阿雅尋找那位名叫蔣偉的恩人。

當蔣偉收到總領事館的電話時,第一反應是「這是個騙子」,還給他掛了。後來是他所在的社區書記親自找上門,蔣偉這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等到5月11日,蔣偉在中以雙方政府的幫助下,與瑪阿雅通過視訊電話取得了 「雲聯繫」

這一次,瑪阿雅一看到視訊上的蔣偉,立刻激動得熱淚盈眶, 不斷說著「謝謝」,還繼續上次在微信中的聊天,將自己的3個孩子一一介紹給蔣偉。此時蔣偉也已經成為了父親,在育兒的話題上興致勃勃。

兩人聊了很久,最後結束時還意猶未盡,互相留下了聯繫方式。

瑪阿雅希望等疫情結束時,她能請蔣偉來到自己的家鄉做客,蔣偉也愉快地代表四川都江堰,向瑪阿雅發出了邀請: 「都江堰山好水好,宜居城市,歡迎你來耍。」

等下次瑪阿雅再來四川,迎接她的就不會是曾經的滿目瘡痍,而是一片嶄新的天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