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老闆落魄成社區保安,直言前妻品行不端,最少談過5個男朋友

田園牧哥 2021/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為您帶來最新資訊,傳遞最正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大家好,我是本文小編~安妮。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老闆的初戀是小8歲的髮廊妹,影響了他的人生

45歲的邱正威(化名)和妻子廖朵(化名)在2015年離了婚,現如今也有6年了,只是兩人一直都是離婚不離家的狀態生活在一起,彼此之間還存有感情。

然而讓邱正威沒想到的是,就在前一個月,前妻突然夥同一名叫胡雙林(化名)的陌生男子將他給趕出了家門,還聲稱自己才是廖朵的正牌男友。

被趕出家門的邱正威租了一套500元(約合新台幣2100元)的房子,人到中年的他顯得有些淒涼,什麼東西都沒有,可以說是淨身出戶了,唯一擁有的也只有一箱屬于自己的衣服。

離婚以來,邱正威去過工地打零工,現如今在社區當保安,這套保安服,就是社區發給他的,也成為了他最體面的一件衣服。

邱正威認為,自己能有如今的下場,那都是受到了前妻的影響,自己的人生也正是因為前妻而改寫了。

原來,邱正威是江西人,很早以前他就在長沙做潤滑油的生意,不管走到哪兒,認識的人都會叫他一聲邱老闆,由于生性內斂,再加上以事業為重,所以他一直都沒有談過戀愛。

直到2005年,31歲的邱正威在自己店附近的髮廊理髮時,認識了小自己8歲在髮廊工作的廖朵,起初他並沒有對廖朵產生好感,畢竟年齡差在這裡擺著。

只是廖朵並不是這麼想的,她看到邱正威是做生意的老闆,而且還小有成就,為人也比較老實本分,所以就主動追求了邱正威。

在這期間,廖朵經常會肚子痛,出于同情,邱正威就將她帶到了醫院看病,又出錢又出力,等病看好了,兩人也順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邱正威回憶,當時他和廖朵在一起是5月份,可到了12月份廖朵就生下了兒子,這從認識到孩子出生只用了短短7個月的時間,不管怎麼算,邱正威都覺得兒子不是自己親生的,就算是早產,可兒子生下來時也足足有8斤重,根本就不像是早產兒。

即便是有了質疑,但廖朵是邱正威的初戀,他覺得只要兩人的感情好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得過且過吧。

婚後,邱正威發現妻子廖朵依舊愛玩,經常和陌生人聊天,久而久之,矛盾越來越多,在2015年時,兩人選擇了離婚。

離婚後,廖朵談了一個比自己小5歲的男朋友,此時邱正威還告訴了她,不要這樣子玩,你們肯定不合適,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後,廖朵確實後悔了,跟男朋友分手後,她又找到了邱正威求複合。

邱正威也原諒了廖朵,就這樣,兩人離婚不離家地生活在了一塊,邱正威表示,在離婚的這五六年時間裡,廖朵談了好幾個男朋友,就光自己知道的有一個是做電焊工的,還有一個是做粉刷匠的,

最近的就是一個月前廖朵通過手機聊天認識的胡雙林,他說自己家裡即將要徵收,以後結婚了會給廖朵18萬塊錢(約合新台幣77萬),還會給她買車,徵收款也會分她一半,正是廖朵聽信了他的話,所以自己才會被她們給合夥趕了出來。

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邱正威拿出手機翻出了廖朵發佈在抖音平臺的視訊,視訊中,廖朵跳著各式各樣的熱門舞蹈,顯得著實別有一番韻味,而評論裡,她也是時常和陌生男粉絲打情罵俏。

在我們看來,廖朵身材高挑,長得膚白貌美,扭得也挺好看,但在邱正威看來,廖朵只是開了美顏而已,而且臉上經常打美容針,倘若不打針了,那臉就會成為變成鬼一樣。

邱正威笑稱,自己就是一個終極替代品,與廖朵在一起的十幾年時間裡,自己扮演的就是一個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角色,而孩子的身世也撲朔迷離更是時刻折磨著他,所以這一次他想有個了結,打算徹底弄清原委。

讓你剛剛拽我頭髮

第二天,經過多方面的打聽,邱正威找到廖朵租住的地方,二話沒說就沖上樓將她給抱拽了下來,在這過程中,似乎他還對廖朵動了手,以至于到了樓下時,廖朵憤憤不平的怒吼著為什麼要打她,為什麼要拽她的頭髮,離婚都6年了。

不管廖朵怎麼掙脫,邱正威始終都不願意放手,生怕一放手,廖朵便會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他也反駁著廖朵,是離婚6年了,但沒有離家,可以去調監控看看是不是住在一起。

經過眾人的勸說,邱正威才放開了手,只是廖朵始終非常介懷剛剛被打的事情,她依舊怒吼著邱正威為什麼要打她,自己可不可以打回去一下。

很顯然,邱正威並沒有理會前妻廖朵的這無理要求,至于為什麼要打廖朵?邱正威表示:在3天前廖朵來到了自己的出租屋求複合,她保證不會再跟胡雙林聯繫,以後也不會再分手了,因此兩人還拉了勾住在了一起,可短短三天后,廖朵一聲不吭的又跑到了胡松林的住處,不僅如此還將自己給拉黑了。

在邱正威的思想裡,他覺得每次分手,不久之後廖朵就又會找到自己求複合,可每當自己原諒準備安心過日子時,廖朵又三番四次的跟其他男人糾纏不清,這一次她實在是太過分了,走就走了,還沒有任何解釋,哪能讓人不惱火呢?

然而聽到邱正威的這番話,廖朵就像是聽到了笑話,她表示這都是邱正威幻想出來的,自己不可能拉鉤,也從來沒有說要複合,都是邱正威逼著她,騷擾著她的生活。

就這樣,兩人無休止的爭吵著,至于誰是誰非無人知曉,或許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對于當時為什麼要離婚的原因,廖朵歸結于邱正威在家用三個平板賭博,十多年了都沒工作過,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離婚的。

而邱正威認為這都是廖朵的藉口,他把離婚的原因歸結于是廖朵背叛了婚姻才走到了如今的地步,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不知道,就連自己的人生也毀了,跟個頹廢沒啥區別,說到這兒,他再次強調:今天一定要把孩子的親子鑒定給做了。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邱正威分神之際,廖朵瞅準時機一個大耳刮子打在了他的後腦勺上,咬牙切齒的咆哮道:讓你剛剛拽我頭髮。

要說這倆貨加起來都快一百歲了,還跟個小孩子一樣,你打我一下,我必須要還回去一下,感情的生活還跟過家家一樣,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關于孩子的身世問題上,兩人又起了分歧,邱正威十分篤定的表示孩子肯定不是自己的,因為現在長得越來越不像自己,而且當時7個月就生下了孩子,不管怎麼算都不會是自己的。

廖朵卻不以為然的表示無需說那麼多,也不要去推算這些日期,只需要去做鑒定就行了,她認為這些只是邱正威的拙劣表演罷了,就是看自己沒辦法跟他複合了,所以現在又開始找小孩的麻煩,還在學校鬧,群裡發消息,一點都不為孩子著想。

親子鑒定揭開人臉面具

為了防止邱正威再跟自己動手,廖朵果斷地把胡雙林給叫了過來,雙方一見面,邱正威顯得十分窩火。

他指責著胡雙林知不知道廖朵已經來來回回跟自己複合了不下3次,為什麼要摻和在其中,作為一個男人,為什麼要吃軟飯,為什麼要靠廖朵養著。

對于邱正威的指責,胡雙林和廖朵都表示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他們自稱雙方是朋友關係,並沒有談戀愛,現在也只是在一起合租而已。

廖朵說,自己之所以會跟胡雙林在一起,就是為了震懾邱正威,就怕自己身邊沒個男人,邱正威會對自己動手。

然而對于這樣的解釋,一旁的邱正威卻嗤之以鼻,他要求去出租屋看看兩人到底是不是住在一起,如果真是合租關係,至少不可能共處一間臥室。

只是對于這樣的要求,廖朵拒絕了,她認為現在邱正威也只是前夫罷了,兩人之間並沒有什麼關係,他也沒資格去看去證實。

此時廖朵也坦言,她和邱正威確實分分合合了多次,但每次分手後都是邱正威說好話或者以威脅的方式逼迫自己妥協,自己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才回的頭,現如今他再次故技重施以孩子的身世為由,無非也只是想繼續糾纏,想要達到複合的目的罷了。

至于這一次為什麼要分手?廖朵也給出了解釋,原來清明節的時候,邱正威打牌輸了錢,他冤枉廖朵帶了男人回去,回到家後二話不說就動手打了廖朵,還把家裡給砸了個稀巴爛。

說著,廖朵拿出了視訊,整個家都是被砸的亂糟糟,而且桌子上還放著扳手,沙發上也有被刀砍過的痕跡,也就是這段時間,廖朵才趁機換了家裡的門鎖。

廖朵說,每次分手自己都活在恐懼中,不僅持續會被邱正威騷擾,甚至還會被毆打,就算跟他生活在一起,由于沒有信任感可言,過的也是十分的壓抑,他就是心裡有陰影,覺得分手後我找過男朋友他接受不了。

而他也是三番五次地拿家裡的錢回江西老家賭博,說贏了就不要去找他了,可這玩意兒哪有贏的,每次輸完後他又求著要回家,每每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才原諒的他。

後來他說要買輛車做生意,不買就是各種吵鬧,心一軟給他買了後,沒跑幾天他就說生意不好做,然後就把車給賣了,轉身又去賭了,家裡的欠條都寫了一大堆,這樣反反復複都不下十幾次了。

廖朵承認自己對邱正威還有感情,但人到中年,他越來越頹廢,沒有正經工作,沉迷賭博,養家的重擔也都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在邱正威的身上根本看不到未來,所以這一次說破大天也不會複合了。

就這樣兩人各執一詞再次爭吵不斷,此時人群中的周大哥看不下去了,他表示有話要說。

周大哥是兩人的共同好友,他說這麼多年自己充當的都是和事佬的角色,在兩人之間調解了不下百次,對于兩人離婚的原因,周大哥表示女方不管是在婚姻中還是離婚後都找了,自己看到的都有5個,她確實有些三心二意,男方打牌也確實是打牌了。

他們兩個人就是歡喜冤家,分分合合了無數次,這些年邱正威無心做事都把精力放在了廖朵身上,導致如今一事無成,而廖朵看不到邱正威的上進心,又會選擇新的物件,兩人似乎陷入了閉環無法走出來。

說到最後,周大哥主要還是同情男方,他認為沒有一個男人可以接受的了,換做是自己,自己也沒有心思做事。

事已至此,兩人也沒有再爭吵下去的意義,最主要的就是把孩子的事情搞清楚就行了,兩人也都堅定的要做親子鑒定,對于邱正威來說,他想要證實自己的猜想,對于廖朵來說,她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

第二天兩人約定來到了醫院,事實上,在外人看來,邱正威只是在無理取鬧罷了,他就是在拿孩子當做藉口想要挽回廖朵而已,所以都勸說著他不要做了,畢竟這會給孩子的心裡帶來陰影。

只是邱正威情緒特別激動,他突然跪地不起希望大家不要再說了,這個親子鑒定是一定要做的,在他的心裡,這個長相酷似自己的兒子並非自己親生,他執拗地想要去驗證自己的猜測。

此時一旁15歲的兒子阿哲(化名)一句話都沒有交流,他刻意的與父親保持著距離,看向父親的眼神也是帶著輕蔑,帶著漠視,然而這一切,作為父親的邱正威都視而不見。

三天后,親子鑒定新鮮出爐,拆封前,邱正威對于養了15年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親生的依舊沒有把握,他表示前妻廖朵品行不端正,所以才會懷疑孩子的身世,具體還得看結果。

而廖朵卻十分的有把握,她還是那句話,邱正威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目的就是為了想要複合而不擇手段,現如今把無辜的小孩也給牽扯了進來。

最終親子鑒定結果打開後,邱正威失望了,孩子確實是他親生的,這是鬧了個討人嫌,鬧了個寂寞,最重要的是傷害到了孩子。

或許他的內心是糾結的,明明知道孩子是自己的,卻又似乎覺得不是自己的,總是在自我肯定和自我否定中度日,15年來,想必他也是折磨的,現如今有了個結果,我想他心裡才能有個定數。

放下執念,放下曾經,便是放過自己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該舍的捨不得,只顧著跟往事瞎扯,是不能原諒,卻無法阻擋,愛意在深夜裡翻牆,放下執念,放下曾經,便是放過自己。

每個人都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喜歡的咱們就留下,討厭的咱們就忘掉,千萬不要因為一個人,而毀了自己的一輩子,不值得。人要往前看,不要只顧著回憶往事,這只會浪費自己的時間,浪費自己的生命。

對于邱正威和廖朵而言,他們在這段感情中糾糾纏纏15年,特別是邱正威更是陷入這段感情中無法自拔,或許這跟廖朵是他的初戀有關,事實上他敗了,敗的一塌糊塗,從昔日的老闆,變成了社區保安,再這麼頹廢下去,或許保安都無法勝任。

不同的婚姻狀態,會讓你的人生有著不同的走向,好的婚姻,會使你的世界變得遼闊,壞的婚姻只會讓你消耗生命,與其苦苦維繫,不如靜靜退場,體面告別。

往回走叫重蹈覆轍,往前走才叫治癒。

 

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安妮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