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男大生畢業不工作,跑到深山租下荒宅,引400萬人圍觀!釣魚養雞,收廢品爆改院子,過上讓無數人羡慕的生活

田園牧哥 2021/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為您帶來最新資訊,傳遞最正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大家好,我是本文小編~安妮。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去到鄉村生活後,他們發現「野居」沒有想象中那麼好,但也沒有那麼差。

其實,只要肯下一番功夫,再破的院子裡也能種出花來......

野居青年

「這是他們自己弄的?這也是他們自己弄的!」

不少網友翻到野居青年的視訊時會發出這樣的感歎。

像藝術品一樣的牆;

度假村一樣的院子;

幾口水缸做成的魚池,頗有園林的味道。

「這就是有錢人的家吧?」你要是這麼想,可就被表像迷惑了,這座充滿詩情畫意的房子其實是出自三個大男人之手。

房子是租來的,租金也沒你想的那麼高,因為它本來是座無人居住的荒宅。院子裡一片荒蕪,建築垃圾隨意堆砌著,屋子裡的傢俱也落滿了灰。

這樣的環境讓人白住,別人可能也要考慮考慮。

野居青年盤下院子,一番改造讓老氣橫秋的院子重新有了生機。

將水缸鑿了眼,換來的卻是房東阿姨的笑容,帶著「閨蜜」來參觀時,不停地說:「這是娃他們自己整的,這也是……」

不少網友說:「求求你,給我一次當你們房東的機會。」

最開始時,野居青年並不被身邊人和網友看好。

四年過去了,人們發現他們非但沒有悻悻而歸,反而一邊過著讓人羡慕的鄉村生活,一邊靠著勞動養活了自己。

或許理想的生活和入世之間並不是對立的關係。

從左至右:甜甜、肥圓、洋氣

肥圓、甜甜、洋氣,這三個好朋友能走到一起真是緣分,他們是高中同學,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學。

要說他們有什麼共同點,那就是有點中二,還有點放飛自我,人們問他們,「覺不覺得自己是有趣的人?」

他們不假思索的回答:「不但有趣,還長得好看,講話又好聽。」

從繪畫專業畢業後,身邊的同學忙著面試,找工作,他們三個卻想搞點不一樣的。

三個人都是在鄉村長大,習慣了自由的生活,哪怕是苦點累點,也不想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他們去山上的初衷單純的聽起來有點幼稚:「想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專心畫畫,那樣肯定能進步快些。」

從親戚家借來一輛五菱麵包車,帶著熱情在山上找到一座廢棄的荒宅,他們用八百塊一年的價格租下了它。

「那時候啥也不懂,租的汽車熄火之後要關大燈都不知道,差點把電池用完了,剛拿到駕照,車技也不好。」

宅子很久沒人居住,連水龍頭都沒有;

土牆的牆皮已經乾裂,看著像一場大雨就能把房子衝垮;屋子裡的景象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這是座名副其實的荒宅。

但既然已經決定要過自己嚮往的生活,那再苦也不能算苦了,他們三個拿起鋤頭、鐵鍬理清了院子裡的雜草,

搬磚和泥親手磊了燒柴火的灶台,洋氣炒了撿的野鳥蛋,仨人吃了碗香噴噴的速食麵。

開了火,第一步就算走成功了,雖然身邊還是有人覺得他們感受到挫折後就會回到城市,但他們三個想試一試自己到底有多大能耐。

剛畢業又沒有出生在大戶人家,還想實現自己的夢想,除了有一腔熱血,節儉也是必不可少。

野居青年剛開始在山上的生活時能省就省,甚至連碗都是自己燒制的。

燈罩是十幾塊錢的竹帽;

挖出院子裡已經乾枯的樹根,打磨、拋光,做成了茶几;

別人不要的磚扔在路邊,他們用麵包車拉回來,在院子裡鋪上了小路。

這些傢俱和裝修幾乎沒有成本,可就是這樣的突發奇想,讓他們的屋子慢慢充滿了工業社會所缺少的詩意。

但他們三個相對于「原住民」來說始終是外來人,不出去工作,整天在屋子裡敲敲打打,自然引來一些人懷疑的目光,而不信任必然導致矛盾。

一次他們外出時,家裡就遭到了神秘人的破壞:剛種的小樹被攔腰砍斷,院子裡的蔬菜花卉被羊啃食,水龍頭開著放走三十多噸水,連灶台都被人給暴力拆除了……

這是他們上山后遭遇的第一次重大挫折,肥圓氣的一腳把倒在灶臺上的煙筒踢開。

他們沒有一蹶不振,這次事件讓他們知道是自己安保不足,憤怒過後,他們去山下的村民手裡收了二手鐵門,用枯樹和水泥給院子做了圍牆。(房東大爺跟著他們忙前忙後,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三個人都有美術功底和超強的動手能力,院子成了他們的一方天地,他們的想象力可以任意飛馳。

將圍牆畫上塗鴉,為土黃色的農村添上一抹彩色;

搭一個葡萄架,等藤蔓爬滿時,這裡就是一個天然的避暑場所,閒時喝喝茶,隨手就能摘到最新鮮的葡萄,想想就很愜意;

再建一個秋千,連遊樂園都有了,不管多大有顆童心就會快樂很多。

除了爆蓋房子,他們還喜歡演一些小劇場,比如穿一襲素衣,帶著墨鏡隱秘的進行交易,格調拉滿,打開箱子卻是一盒泡面。

像小朋友一樣演戲,模仿間諜、特工,這樣的朋友關係真是讓人羡慕呀。

他們的生活用鏡頭記錄下來,發到網上,不知不覺竟然有了上百萬粉絲,當地媒體也報導了他們。

採訪時記者問道:「你們要住到什麼時候?」

他們說:「要住到不想住為止。」

院子一角種滿繡球

但這天可能很晚才會到來吧。

因為冬天山上太冷,他們又在山下租了座房子,這座房子比第一座要好些,但也是荒廢依舊。不過,拯救這樣的荒宅,對他們三個人來說也是一種樂趣,「我一天不動手就難受。」

把石碾立起來做成滴膠餐桌;

用枯木和多肉組成小院一景;

花兩百塊造一個現代廚房,哪怕再破的房子到了他們手裡都會有無限可能。

四年過去了,他們三個不僅一個都沒有退隊,反而吸引了志同道合的人加入他們,等這座房子改好了,他們想做成民宿,讓更多人體驗到「野居」生活。

和朋友們在大山裡深陋簡出,並不算是逃避。

從剛開始時一無所有,到現在做民宿,還有了自己的周邊,他們的生活方式得到了認同,甚至靠興趣養活了自己。

把周圍的環境一步步改裝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不正是一種積極的人生態度嗎?

去過這種「隱居」生活不比工作更容易,就像洋氣說的:「有些人可能因為對現實不滿才上山,也許上山之後你會發現,這生活比不滿的現實還要痛苦。」

但是,如果有人做出了這個「出格」的決定,也不必對他們冷嘲熱諷。

畢竟在泥濘的鄉村裡,修一條栽滿鮮花的「路」,不也是一種值得讚頌的勇氣嗎?

 

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安妮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