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病重,小兒子放棄搶救,82歲父親:我擔心以後也會被這樣對待

田園牧哥 2021/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為您帶來最新資訊,傳遞最正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大家好,我是本文小編~安妮。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孝子床前一碗水,勝過墳前萬噸灰;門口有車不算富,家裡有娘便是福;

萬恩千愛都在唱,誰知父母心中苦;當家才知柴米貴,養子方懂父母恩。

人的一生中,最欠兩個人,父親和母親,不管你是貧窮還是富有,不管你是平民還是高官,都請好好善待父母,百善孝為先,養育之恩大于天。

老父親的心結與憤怒

今年82歲的劉華將(化名)和老伴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兩人養育了3個兒子,大兒子常年在常德,二兒子也住在市區,只有小兒子在村裡有房子。

當年家裡搬遷後,劉華將和老伴就沒有了房子,也沒有了住處,于是在2006年時,老兩口就住到了農村三兒子劉登峰(化名)的家裡,當時劉登峰的孩子也只有一兩歲,父母的到來,可以說也算是幫了他的大忙。

因為有了父母的幫助,劉登峰就帶著老婆出門打工了,年幼的孩子就留給了父母照料,風風雨雨十幾年過去了,孩子也長大成人,可讓劉華將沒想到的是,去年老伴去世後的頭一天,三兒子劉登峰就讓他去到養老院住。

為此作為父親的劉華將勃然大怒,在他的思想裡,養兒就是防老的,自己有三個兒子,怎麼能住養老院呢?這傳出去不是讓人笑話嘛。可劉華將的反對並沒有用,三兒子的態度依舊堅決,兩父子還因此鬧了矛盾。

出于無奈之下,劉華將就隻身一人投靠到了二兒子劉望國(化名)的家裡,現在一晃一年多過去了,劉望國為此也很苦惱,他表示:我父親住到我這裡一年多了,可是住的不怎麼開心。

按道理來說,既然有兒子孝順和接納,應該是件高興的事情,那麼老父親為什麼還會不開心呢?

接著劉望國說出了緣由,他說:逢年過節和父親的生日時,老父親就會時不時的盯著手機,還會跑到門口等待,他雖然不說,我也知道他是在等三弟的電話和問候。這一年多,三弟從來沒有看望過父親,電話也沒打一個,12月份父親過生日,我準備了一桌子菜,就這三弟都沒有來,因此父親很悲傷,也很氣憤。

為了緩解三弟和父親之間的關係,劉望國就帶著父親到了三弟的農村老宅,然而這房子已經空置了很久,弟弟並不在這裡居住,看著兩層高的樓房,老父親劉華將思緒萬千,畢竟這裡有他太多的回憶。

隨後劉望國又帶著82歲的老父親找到了弟弟工作的地方,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鍋爐房,平日裡劉登峰就居住在此地,當值時就在這裡燒鍋爐,只是敲開門後出現的竟是一個陌生女子。

她表明自己是劉登峰的女朋友,面對劉望國的到來,二人也是面面相覷,彼此之間互不相識,接著女朋友說劉登峰出門跑滴滴了,有事的話可以打他電話。無奈之下,劉望國只好又撥通了弟弟的電話,表示已經到了家裡,希望他能回來一趟。

掛斷電話後,在路口劉望國和父親等到了弟弟劉登峰,可雙方一見面就發生了爭執,面對老父親的質問,劉登峰顯得有些氣急敗壞,他咆哮著:我女兒去看你了啊,我也有給你打電話啊。

只是老父親反駁並沒有來,也沒有打電話,兩父子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反駁著,眼看說不清的劉登峰大吼了起來:不要說冤枉話啊,爸爸,你心裡不要就只有二哥。

接著劉登峰又把矛頭指向了二哥劉望國,他表示:我說了,如果老父親願意住在我這裡,只要他能動彈一天,我一百年都不需要你們照顧,如果動不了了,要人洗澡,要人照顧,那其他兄弟就要來管,現在父親雖然年齡大,但身體很好,生活也能自理,除了一日三餐其他根本不需要人照料,我也有能力照顧他。

說完劉登峰徑直離開了這裡,準備驅車離開,眾人紛紛勸說,其實父親要的只是陪伴,平日裡多打幾個電話,抽空回去看看父親。

然而這些話對劉登峰來說並沒起到作用,他卻說:我沒空,跟他也沒什麼好說的,我為什麼要跟你們去吵鬧。說著劉登峰就打著了火,開著車揚長而去。氣得老父親追在車後憤怒不已。

事實上劉登峰認為,現在只需要管父親的一日三餐就行,根本就沒多大的事,二哥劉望國就是在污蔑他的孝心,倘若父親真的到了要照顧的那一天,他也會義無反顧地去照顧父親,畢竟自己有責任和義務。

本來是緩和父子關係,沒曾想似乎誤會更大了,回到家中,劉望國拿出了父親存的2萬多塊錢,他說雖然父親是個農民,但每個月也有2300的養老金,平常我們也沒用過他的,到了一定數後,父親就會取出來塞在襪子裡,可以說父親不管是跟哪一個兒子生活在一起,最基本的生活開銷肯定是沒問題的。

如今我56歲,前幾年廠裡搬遷後,我也拿到了一筆遣散費,現在也只是靠養老金生活,雖然收入不多 ,但我很捨得給父親置辦東西,就他冬天的衣服,我都是花一千多買的。

父親並不需要什麼,只是希望弟弟能多打個電話,常來看看他而已,可其他兩個兄弟,既不出錢也不出力,這讓我心裡也不平衡。

當下老父親劉華將也怕二兒子把他趕出家門,當即表示我不去小兒子的老宅,我就是不去,我願意在這邊,這邊安置得好一些,小兒子那邊亂七八糟,討了三四個老婆全走了,那裡只有他一個人,家都不算個家,我不到他那裡去,沒有依靠。

劉華將認為小兒子根本照顧不了他,同時也沒有任何保障,想要的只是小兒子常常能打個電話,或者過來看望自己,說著,劉華將也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痛,這也正是他最氣憤和最擔心的事情。

原來去年劉華將的老伴因為心臟病去世,在當時老伴生命垂危之際,劉華將站在醫院的走廊曾聽到醫生說,老伴還有搶救的機會,可小兒子劉登峰卻沉默了,不等同在長沙的二哥劉望國趕來,劉登峰就推著母親離開了,也正是劉登峰的這一舉動,讓劉華將心裡有了一個大大的疑問號。

他表示,當時我就有意見了,直到現在還有意見,所以我不去小兒子那裡住,我擔心以後也會被小兒子這樣對待,事實上他也怕每個兒子都這樣對待他。正因為有種種心結,劉華將整日活在糾結和痛苦之中。

聽到老父親的說辭,劉望國撥通了哥哥的電話,希望他能出面協調父親和弟弟之間的關係,然而劉家大哥並不想趟這攤渾水,他表示:這些事情說不清楚,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也不要去跟小弟吵,老父親願意住在哪裡就住哪裡,只要他住得舒服就行。

看到哥哥的不管不顧,劉望國表示:那老父親願意住在我這裡,他的退休金就那些錢,用不完的話就我用了。

哥哥沉默幾秒後表示:父親生病的話,如果超出醫保的錢很多,那就大家分擔,如果只是小病一般不會超出醫保的錢,如果父親醫療上和生活上的錢不夠用了,我也會承擔起自己的那一份,他雖然給了承諾,但並沒有正面回應劉望國。

看得出來,夾在中間的老二劉望國有些尷尬,弟弟呢跟父親有矛盾,不願意多說話,而哥哥呢,考慮的也只是父親的醫療和生活開銷,認為父親只要在這方面有了保障,那麼就老有所依和老有所養,最後老父親呢心裡又覺得壓了諸多的疑問讓自己很不痛快,最終他也只能再次找到弟弟,因為父親想要問個明白,給自己和老伴一個交代。

80多歲的人了,搶救過來多活一兩個月有什麼意義

當下劉望國約見了弟弟劉登峰,在馬路上他代替父親問出了那句疑問:媽媽當時還自己洗了澡和剪了頭髮,為什麼下午就過世了呢?

然而劉登峰聽後很是氣憤,在他看來,母親就是因病逝世的,父親的疑問顯然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他表示:你們還怪我害了母親,你們這些人有良心嗎?你管得好,那你去管父親啊,你為什麼要在這裡推卸呢。

當時母親去世在醫院裡,你們還要去找醫院的麻煩,你們這件事辦的要不要臉?還是我說不要去找人家麻煩,母親都80多歲的人了,是要走了。

兩兄弟再次針尖對起了麥芒,只是劉望國的口才不好,在加上他不是當事人,一肚子的話憋在心裡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那麼當時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在質疑聲中劉登峰回憶:當時的母親洗完澡,然後就打了電話說心臟不舒適,然後我就趕回了家幫母親安排了住院,誰也不曾料到母親就會突然去世,當時本以為只是常規的心絞痛,我也給兩個哥哥打了電話告訴了他們,可我不知道母親會去世啊。

我打電話給哥哥的時候,他問我母親有沒有危險,我說就是心絞痛,應該沒什麼事情,後來醫生說肚子裡有積液可能有危險,不過第二天把積液抽出來可能就會好很多,我也是這麼想的,就這麼回復給了哥哥,應該不會有事。

後來母親的心臟就停了,醫生說用那個機器電擊做心肺復蘇和一些搶救措施,但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救的過來,如果要放棄,你就放棄,那就不是我們醫院裡沒救,然後我就說放棄了,因為醫生說就算搶救過來也就是能活一兩個月的時間,活不了多久了。

聽到這,這件事情也算是有了眉目,可當時說放棄的時候,劉登峰為什麼不通知兩個哥哥呢?倘若告知了,或許就沒有現在的誤會了。

對此劉登峰卻解釋,人都走了,還有什麼好告訴的,他們住的那麼遠,告訴他們有什麼意義呢?顯然劉登峰確實是做錯了,在是否搶救的時候著實也應該徵求兩個哥哥的意見,畢竟還是有一線機會的。

只是劉登峰並不這麼認為,他說是有機會搶救,也有搶救過來的可能,只是搶救過來只能活一兩個月有什麼意義呢?母親本身就是心臟搭橋搶救過來的,搭完橋後又住了兩次院,都下過幾次病危通知了,她多活兩個月有什麼意義,就算多活一年又有什麼意義呢?都八十幾歲的人了,我還講句不好聽的話,有些人八十幾歲了他還自己要去...

劉登峰的做法實屬讓人不解,他的自以為顯然是不能讓哥哥和父親理解的,不過在眾人的勸說下,劉登峰也認識到了自己當時做的決定是有多麼的荒唐。當初的真相浮出水面,兄弟間,父子間的隔閡也都已經形成,他們都需要時間去原諒,去接受。

與弟弟分開後,劉望國陪著父親來到了母親的墓前,劉華將也對著老伴告了狀:你那個疑問號已經解開了,在醫院裡我就說不要讓小兒子拿掉,繼續搶救,是他要執意拿掉的,今天我讓他來,他也不過來,所以我才來你這裡的.....

這一年多來,劉華將對小兒子的怨恨積壓在心裡,他也過的很痛苦,如今也都全部釋然了,劉望國希望父親能夠放下過往,安度晚年,在墓前,他也跟母親做了保證,只要父親願意跟我住一天,我就會好好照顧父親一天,但同時他也希望弟弟能夠常常回來看望父親。

此時此刻,劉華將聽到兒子的這番話,終于也放下了心中的執念,不再對往事耿耿于懷,至少他對自己未來的擔心是沒有了,對老伴的一番傾訴後,劉華將也跟著兒子身後開心的回家了,看的出來他的身體還很健朗,走路一點也不費力,這對于子女們來說,就是福分,應該好好珍惜。

口頭的承諾不如一次實際的探望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不管是小,還是老,最需要的就是有家人的陪伴,小時候我們渴望有父愛和母愛,老了後就渴望有子女的關懷,這是人生的輪回,不能父母養了我們的小,我們卻忘了他們的老。

很顯然,劉登峰就不懂這一點,他總以為父親身體比較好,還有退休金,完全可以自己生活,但事實上人老後,對金錢和其它的事物需求並不多,最需要的就是子女能夠抽空回來看看,平常能有個電話聊聊,讓父母掛念的心得到一絲絲安慰。口頭的承諾不如一次實際的探望。

三個兄弟,按道理來說贍養父母壓力要小很多,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有個商量的人,只要兄弟齊心,多溝通,這個大家庭才會更加美滿,可劉登峰在處理母親是否搶救的事情上顯得有些不成熟,這無疑也是造成兄弟和父親之間的矛盾,倘若能多跟哥哥們溝通一下,也就不會如此了。

最後百善孝為先,不管發生了什麼,作為子女,父母養了我們小,我們就要護他們老,多以身作則,言傳身教,後代們都在看著呢。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不要當全部都失去時,才懂得什麼叫珍惜。

 

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安妮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