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重病在床,妻子卻是出門豪賭一夜輸了13萬,女兒直言對母親絕望了

田園牧哥 2021/09/28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年四月二十一號,在王女士的記憶中是痛苦的一天,因為這一天她被迫和自己相伴了三十多年的丈夫分開了。王女士所提到的她不是別人,而是她的女兒小葉。王女士說是女兒強行將她和生病的丈夫分隔兩地,母親指責女兒有意破壞她和丈夫的情感,而女兒控訴母親放棄家人,兩人都將問題的矛頭指向了對方。

母女兩來到調解現場,母親王女士率先表達了自己的訴求,她希望老伴能夠在自己的身邊,如今因為女兒從中作梗,老伴住在了養老院不願意搭理自己。而小葉卻說希望父親有個安樂的晚年,不要再被母親干擾刺激,而她對母親已經徹底絕望了。

她為何不讓父親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小葉說這一切都是源于母親的一個令人無法容忍的嗜好。她這一輩子都|賭||博|,|賭||博|幾十年,母親賭了一輩子,多年來都是父親一個人幫助她償還賭債。隨著這幾年小葉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母親才開始慢慢的遠離|賭||博|,和父親一同住在小葉這邊。

看起來小葉的生活似乎回到了正常的軌道,可是就在去年,父親突然中風了,做了一次開顱手術。從這以後父親一病不起,小葉承受著巨大的經濟和精神壓力。然而就在今年四月二十號這一天,母親的一個行為讓小葉原本就憂慮重重的內心又一次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

那一天小葉突然接到鄰居的電話,向她要母親的賭債。小葉萬萬沒想到,在父親出現了這麼大的事情,家裡出現了這麼大的一個變故的情況下,母親仍然不悔改外出去賭錢。小葉面對鄰居要求還錢,第一反應就是這次還了,還會有下次。因為自己已經給母親還了無數次,家中所有人都替她還過錢,母親這一輩子可以說輸掉了幾套房。

可王女士卻說哪怕自己|賭||博|輸錢,也從來沒有輸過女兒一分錢。哪怕家裡是沒什麼錢,自己去借高利貸也沒有拿女兒的錢。主持人問起這一次王女士輸了多少,王女士表示輸了3萬(約合新臺幣13萬),但她還是一再強調,|賭||博|並沒有給這個家帶來很大的損失,女兒以此來指責自己,其實是為了在道德上佔領制高點,以利于在家庭事務上擁有話語權。

就在四月二十號那天,她從女兒家離開之後,一直放心不下生病的丈夫,于是第二天她又重新回了女兒家。可是令她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生病的丈夫竟然消失了。王女士想要看望丈夫,向女兒問起丈夫的下落,沒想到女兒竟然直接把門反鎖了,甚至找來110把她趕出了家門。

王女士嚎啕大哭,她無法忍受女兒、女婿會報警將他趕出家門。然而面對如此歇斯底里、痛哭不止的母親,一旁的小葉卻顯得異常的冷靜。她說母親的哭泣只是表像,眼淚的背後就是想要錢。

在父親生病期間,她和丈夫曾經為了給父親看病支付了十多萬元的醫藥費,當時母親就把兩人的工資卡和房產證都交給了小葉,讓她來保管。這一回母親再度回家,目的不是為了看父親,而是為了要回這兩樣東西,償還賭債。

小葉保護父親的行為可以理解,但是她不應該剝奪母親對父親的探望和照顧的權利。自從老伴兒被送走之後,王女士寢食難安、憂心忡忡,毫不知情的她滿世界的尋找丈夫的去向。

王女士終于在女兒家對面的養老院裡找到了重病的老伴兒,她本以為愛人能夠在養老院裡得到很好的照顧,然而王女士卻看到老伴從床上摔下來,眼睛都摔腫了,她認為老伴在敬老院無法得到很好的照顧。

可小葉說父親在家裡也得不到很好的照顧,下午母親都會跑去|賭||博|,所以在家也會常常摔跤,還不如在養老院,那邊還有專業的醫療服務。這對母女一個情緒激動,一個非常冷靜,一個有些任性,一個十分理性。看起來母親倒像是個孩子,而女兒更像是個大人,所以在父親該不該繼續住在養老院的問題上,她們是無法達成一致的想法。

王女士承諾會戒掉|賭||博|,照顧好老伴兒,然而這樣的承諾對于小葉來說卻顯得是那樣的輕飄飄。到底該不該將老人從養老院裡接出來的,老人跟著誰生活更有保障呢。律師率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從法律上來說作為父親的第一監護人,母親有權利要求父親回到身邊,女兒也無權干涉父母的錢財使用,他主要扮演的是監督的角色。不過要想徹底的解決這個問題,關鍵還是要修復好母女倆的關係。

觀察員指出王女士首先要改掉|賭||博|的惡習,一定要說到做到。要明白女兒的不容易,女兒是沒有辦法了才會把父親送進養老院。而小葉必須先認清楚一個真相,那就是家庭的悲劇,並不是母親一個人造成的,沒有父親多年的縱容,母親也不會沉迷|賭||博|這麼多年,不能把所有的錯都怪在母親身上。

調解到最後,女兒似乎對母親有了一點信任,雙方簽下協議第一父親由母親接回家照顧。二、女兒承諾為父母選一套低層房屋,選定後由父母將夫妻共有房產出售,用出售的錢款購買前述暫定的低層房屋。母親承諾購買前述卷購的低層房屋後,將房屋登記在女兒一人名下。三、父親名下的工資卡交由女兒保管,女兒每月及時將父親的工資匯入母親帳戶,用于母親照顧父親支出,母親承諾對父親工資卡的用途僅限于父親生活的就診,絕不用于|賭||博|。四,父親回家生活後,無母親未能戒除|賭||博|或怠于照顧丈夫的生活,擅自不合理支出父親的工資積蓄,那麼母親將無條件同意女兒申請變更父親監護人為女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