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無底線插手,挑唆女婿寫下假遺書,欲搶奪親家拆遷款

田園牧哥 2021/10/02 檢舉 我要評論

紅牆上寫著密密麻麻的遺書,內容大致是父親老許,要將全部的財產都留給兒子老許非常痛心,自己尚在人世,身體健康,且從沒寫過遺書,假借他名義寫遺書的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遺書的受益人是他的兒子,那麼偽造遺書內容的,極有可能也是他兒子。

事實果真如此,老許的兒子名叫阿力,做這種事情已經不止一次了,此前他就拿著粉筆,在老許家門上以父親的口吻寫下遺書,老許當時就非常生氣,用毛巾把字擦掉了。

結果第二天,門上又被阿力用粉筆寫下遺書,老許再次擦掉了,怎知第三天,門上的遺書又出現了,老許忍無可忍,乾脆就離家出走。

未曾想阿力變本加厲,找來了調解工作室,和工作室的人抱怨,父親一聲不吭就離家出走,家中癱瘓的老母親無人照料,讓調解員出面尋找父親。老許面對找來的調解員,很是無奈和氣憤,老許表示要不是兒子這樣咄咄逼人,他也不會拋下老伴,選擇離家出走的。

並且阿力並非是他的親生兒子,只是他的繼子,是他老伴的孩子,如今老許房子拆遷了,有13萬(約合新台幣56萬)的拆遷款以及分到兩套商鋪,但阿力卻強迫他早早立下遺囑,讓老許過世以後,所有財產以及商鋪都給到他,這令老許非常生氣,他自己還有女兒,憑什麼財產都給繼子,並且還是用這種強迫的方式。

繼子阿力不顧繼父的意願,早早幫繼父寫下遺書,讓繼父百年之後,所有的財產都給到自己,繼父大怒,我有親生女兒,憑什麼財產都要給他。

調解員去詢問了阿力,這種情況是否屬實,阿力顯得很無奈,表示自己用這種下下策,也是沒有辦法。

首先自己得知繼父家拆遷,而這房子原本就屬于母親的,繼父娶了母親後,就住在母親的房子裡,因此房子拆遷,哪有拆遷款全給繼父的道理。

再者,繼父此前就經常給他女兒錢,甚至曾一次性給過20萬元(約合新台幣85萬),如今更是從丈母娘嘴裡得知,繼父要將財產都留給他女兒,所以阿力當然不願意了,才想了這麼一出。

老許不認同阿力的說法,首先房子分為前後兩個屋,後面的屋子是屬于妻子的,比較舊且陰暗潮濕,老許就和妻子住在這間屋子裡。前面的屋子是老許自己建的,比較新,陽光充足,就給阿力和他的妻子居住。

且老許和現在的妻子結婚已經二十多年了,並在結婚第五年妻子癱瘓了,老許便照顧妻子十五年,任勞任怨,現在老房子拆遷,自己怎麼就沒有權力獲得這筆拆遷款呢?

至于給自己女兒二十萬,老許瞬間流下了淚。

他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嫁得不好,她丈夫的哥哥有精神病,大女兒照顧她的時候,正趕上丈夫哥哥發病的時候,不幸身亡。

而二女兒當時還沒成年,還在上國中,老許覺得對女兒們照顧不周,深感愧疚,便一直將二女兒帶在身邊,花錢自然不少,但都是用的自己的錢,也絕對沒有他們傳的有20萬。

反觀阿力,一直都不接納自己,且一有什麼事就對老許拳打腳踢,並對老許直言,他不是這個家的人,更沒有資格把女兒帶回來照顧。但對于癱瘓母親的照顧,阿力遠遠比不上自己的繼父難道就憑這點,阿力不應該覺得羞愧嗎?

繼子為獨吞繼父拆遷款,不惜假借老許之手寫遺書,並放狠話威脅,財產必須全給到自己。

阿力的親姐姐表示,阿力做得確實是太過分了,反觀老許對這個家,倒是盡心盡力,怎知阿力對姐姐的說法表示不屑,阿力說,姐姐向老許借了不少錢,因此才會幫老許說話。

但是阿力以前性格憨厚,如今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

老許直言,其實一直都是親家母在幕後挑唆,就連調解員也發現了問題的所在,確實這一切的矛盾,都是阿力的丈母娘挑起的,並且調解員對此給出了理由。

調解員告訴記者,丈母娘把女兒嫁給阿力之前,就把阿力的家庭打聽得清清楚楚,知道阿力家要拆遷,才將女兒嫁給阿力的。

更加過分的是,阿力的妻子其實是二婚的,頭婚就享受過拆遷補償,因此現在不能享受了,但是如果阿力拿到了拆遷補償,相當于丈母娘一家就拿到了兩家的拆遷補償款。

且老許家要拆遷的時候,丈母娘就挑唆阿力,不能把戶口本給他繼父,導致老許成為了村裡拆遷的釘子戶,如今丈母娘更是把拆遷安置房放在自己手裡,不肯交出來讓老許和他妻子居住。

拆遷房是老許和他妻子的,關他親家母什麼事?

著實是讓人氣憤,老許態度很明確,親家母必須把房子交出來,不能帶有別的什麼條件,而親家母則坐在一旁,一直都是一臉不屑的樣子,並且拿出了老許妻子調解申請的內容,書信上滿是對老許的不滿,並且支持兒子阿力的態度。

突然出現的信紙太過蹊蹺,調解員于是親自找到了老許的妻子,詢問過後才得知,信是丈母娘和阿力寫的,自己只是按了一個手印,至于紙上的內容,自己全然不知。

真相大白,阿力和丈母娘的做法屬實是過分,調解員心裡已是明鏡一般,並且請來了律師宣佈結果,這筆拆遷補償款,全部給到老許手上,阿力以及丈母娘無權干涉,且阿力需出力,照顧自己年邁的父母親。

阿力和丈母娘對這個結果很不滿意,並且二話不說就離開了,回家後大門緊閉,打電話也不接,致使調解無法繼續進行。

但無論如何,贍養兩位老人的義務,阿力是絕對不能推脫的。

不得不多說一句,一心只向著錢的人,希望心思多放在屬于自己的那份上面,眼睛一直看著別人的,只會讓自己離良知越來越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