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獨居,一孩子經常敲門,以為是惡作劇,孩子爸爸說出緣由

田園牧哥 2021/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新搬來的鄰居小孩,每天都會敲我的家門,我一開門他就嘻嘻哈哈地跑回自己的家。我想找鄰居理論,可想想自己都是一個年過七旬的老人了,一直忍氣吞聲。可那天我外出回來,看到他妻子不斷敲打我的門,我才知道其中的緣由。

01

我是一名退休人員,性格內向,言語不多。

我只有一個女兒,打小我就把她當寶貝,一直捨不得讓她吃一點兒苦,精心地培養她,只希望她將來能夠考上大學,然後有一份穩定的工作。

為了女兒,我和老伴曾花費大量大量的精力。就說她上高中後,數學成績不太好,我把高中的數學重新學習了一遍,然後給她講解,陪著她一起學習,最終把女兒的數學成績提了起來。

女兒考上大學,又讀研究生,畢業後,原本可以回到我們所在的大城市,選擇一家不錯的公司,然而,女兒卻要跟她的男友去一個三線城市,男友是他的大學同學,大學畢業後考上了公務員,留在家鄉的三線城市。我不能理解,我們費了那麼多功夫和心思,希望女兒能進大公司發展,可是,她卻堅持和男友在一起。

為此,我們多次發生了爭執,我老伴也勸女兒,可女兒鐵了心,選擇去了千里之外的一個三線城市。為此,我們關係弄得很僵,她要跟男友走的時候,我甚至說出「出了這個門,以後我就不再認你這個女兒。」

女兒小時候是那麼的乖巧懂事,又是那麼的聽話,讓她幹什麼,她從不會有反對意見,甚至到她上高中之後,也一直如此。我記得我曾告誡她,不上大學就不准談戀愛,她就一直和男生保持著距離,我和妻子都覺得她就是一個乖乖女。我真的沒想到,她的丈夫到底有什麼魅力,讓她不惜違背我和她媽媽的意願,跑到一個小城市裡去。

女兒最終跟她的男友走了,她要結婚時,給她媽打了一個電話,但我卻堅持不過去參加她的婚禮。此後很多年,我們之間幾乎沒有什麼來往,直到我老伴病重,她和丈夫回來了,但是我當時仍然生她的氣,當即把她給趕走了。

老伴去世後,她們一家人回來了,默默地陪著我送走了老伴,然而又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此後,我幾乎不怎麼出門,偶爾下樓,也是買點兒一些生活必須品,和清理掉家裡的垃圾,大多數時間是把自己關在家中,靠回憶打發日子。

02

不知何時,我家隔壁地搬來了一家人,房主早就跟兒子住一塊兒享福去了,這房子一直對外出租。新搬來的鄰居,是一家三口,年齡跟我女兒差不多,他們有兩個孩子,大點兒孩子是個女兒,正在讀高中,小兒子只有五六歲的模樣,很調皮,每次出門鬧的聲音都很大,我幾乎不用看時間,只要聽到外面孩子的聲音,就知道大概的時間。

那天,我聽到了敲門聲,打開門看見鄰居站在我家門口,于是問道:「有什麼事兒?」

「阿貝,我請你吃個飯」。對方說道。

「不用了。」我幾乎直接拒絕了。

其實心裡隱隱對這個鄰居是有些不滿的,他家孩子太皮了,每天下午6點鐘左右,都會敲我家的門,等我打開門,那孩子嘻嘻哈哈的跑回了自己的家。

過了幾天,鄰居又來了,仍然是請我吃飯,我剛想拒絕,對方卻說:「我家孩子調皮,影響了您,所以,想請您吃飯,以表歉意。」

我說你管好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了,請吃飯就不必了。然而情況並沒有好轉,孩子依然每天敲我家的門,依然等我一開門,他就嘻嘻哈哈的跑了,弄得我不勝其煩,心裡甚至想著,等我抓住了他這個小傢伙,一定狠狠的揍他的屁股。

我有幾次都想去找鄰居理論,可想想自己都72歲的老人了,不想跟他們一般見識,也就放任孩子的調皮。後來,我卻發現,我漸漸習慣了小傢伙的惡作劇,如果有一天他不敲我家的門,我似乎還感覺缺點兒什麼。

一個在外地生活多年的老友回來了,他給我打電話,我們就一起聚了聚,回來的時候大概快七點了。當我走到家門口,卻見鄰居妻子和孩子正在使勁地敲我家的門。

看到我後,鄰居的妻子連忙說:「阿貝,您出門了?」

我沒有好氣地說:「你這不是廢話嗎?與你有關係嗎?」

鄰居妻子臉上露出一絲尷尬,正在這個時候,鄰居帶著社區物業管理,已經上來了。

我問:「你們這是幹什麼?」

物業管理指著我的鄰居說:「這位業主說,敲您家門,見您沒開門,以為您出了什麼意外,所以……」

我盯著鄰居,鄰居不好意思的笑笑道:「阿貝,您一個人住在家裡,長期不出門,我一直擔憂您會出現什麼意外,今天敲您家門,您又沒開門,所以……」

我目光盯著那個孩子,孩子似乎很害怕我,本能地退到他媽媽的後面,小聲嘀咕道:「是爸爸……爸爸讓我做的……」

03

直到此刻,我終于明白了什麼,孩子敲我家門,不是惡作劇,而是確定我有沒有問題,心中頓時充滿了感激。

正想對鄰居表示感謝,鄰居卻說:「我是您女兒的高中同學,她一直不放心您,所以請我幫忙,其實您女兒每幾個月都會從外地趕回來,遠遠的看看您……」

聽到這位鄰居的話,我瞬間石化,想不到女兒一直惦記著我。可是,我和女兒之間,這麼多年的隔閡,又豈是幾句話就能化解的,我搖了搖頭,丟下鄰居,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可內心卻很不平靜。

此後一段時間,每天6點多鐘,我依然能夠聽到敲門聲。為了讓鄰居放心,我還是打開了門,小男孩依然很畏懼我,只要聽到門有動靜,飛快的跑回他的家中。有幾次,我想叫住他,可剛開口,那孩子跑得更快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