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歲父親退休金被女兒據為己有,真正的盡孝要拒絕欲望

田園牧哥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01女兒回家看父母,弟弟卻把她拒之門外

家住洛陽市新安縣的陳女士,回娘家來看望年邁的父母時,卻被弟弟拒之門外。她回來四次弟弟攆她四次,氣得父親在屋內嗚嗚哭。提起之前被二弟驅趕的經歷,陳女士忍不住哽咽。

陳女士的老父親今年92歲,老人身體健康,思維清晰,和老伴共養育四子一女,其中三兒子早在2018年去世,四兒子于三年前也離開了人世,陳女士是老兩口唯一的女兒。而陳女士口中不讓她進門的是則是老人的二兒子陳武相,如今兩位老人就居住在二兒子家中。

陳女士的二弟則表示,四個月前,老母親突發疾病入院搶救,在所有人都為老人的安危擔憂之時,姐姐竟然還有心思惦記老人的首飾,並偷偷把母親的耳環、戒指統統收走,這讓他這個當兒子的替母親感到心寒。

但陳女士解釋,耳環是自己二女兒給母親所買,不知何時丟了一個,因為搶救時被醫生要求取下她才照做,其餘的東西在母親出院時都已經放在母親的衣服內,這一個耳環她害怕丟失,現在仍在她手中,她承諾母親百年後,她情願再給老母親買一副耳環,沒想到卻被弟弟指責。

陳女士的孝心可以理解,但是要一碼歸一碼。外甥女送給姥姥的耳環,這件物品的所有權已經轉移給了老人,她沒有擅自做主的權利,不能因為是自己女兒所買就要把它拿走,這于情不通,于理不合,在性質上已經變了。所以才被弟弟認為是偷,以為她是來爭老人的財產。

一個耳環並不值多少錢,卻讓她的形象在弟弟心目中大打折扣,畢竟母親還沒有走,一個小小的計較,卻丟失了親情,她看似委屈但理由並不成立。

常言說得好:萬惡皆由私字起,千好都從公字來。一個人如果私心太重,就會沒有底線,甚至失去做人的道德和尊嚴。所以這個世界上人心是最可怕的東西,人一旦有了私心雜念,那些貪婪、嫉妒、還有欲望,一步一步拉扯著人慢慢走進無法擺脫的深淵。

如果說陳女士僅從一隻耳環我們看不到她的私心有多重,但接下來弟弟對她的控訴卻讓人大跌眼鏡。

02父母去二弟家生活,女兒卻拒不交出老父親的工資卡

二弟陳武相說,如果僅僅是耳環這件事情,他確實不會因此小題大做多次拒絕姐姐登門,實在是姐姐欺人太甚,母親出院後一直住在他家,因為不能自理,平時還要吃藥,每天要用紙尿褲和尿墊,而姐姐卻拿著父親的工資卡、醫保卡,包括母親的養老金拒不歸還,如今父母兩人的生活及醫療費全部都是他和大哥兩人在承擔。

老人的大兒子陳文相說,原本在老太太生病住院之前,老兩口都住在女兒家,依照家庭傳統和老人的意願,相應的工資卡、醫保卡和養老金、存摺都交給女兒保管。四個月前,他和弟弟一起把老兩口相繼接回老二家照顧,按道理來說,工資卡及一切東西都應隨著老人移交給老二,可問妹妹要幾回都不給。因此,他們兄弟和妹妹吵架,妹妹卻打110報警,才導致弟弟生氣不讓她進門。

陳女士承認老人的工資卡和醫保卡確實還在她手中,但她之所以遲遲沒有交出來,也是有原因的,除了去世多年的老三兒子以外,老大兒子、老二兒子以及老四媳婦都問她要過老人的工資卡,她不管把卡交給誰都註定要得罪其他人。

原來,陳女士的父親是位離休幹部,退休金現在7300元(約合新臺幣3.18萬),這麼高的工資足以負擔兩人的生活和醫療,但在陳女士看來父親的退休金並不高,這可讓人驚訝了。按理說,老人才有對自己工資卡的決定權,但陳女士卻把問題複雜化了,她嘴上說著誰管老人給誰卡,可她卻並沒有照做,明明父母都在二弟家,她還是攢著老父親的工資卡不願上交。難怪兄弟會對她有意見。

看到兒女生氣鬧意見,陳老先生告訴調解員: 「都是為了倆錢」。老人的語氣裡難掩失望和落寞,當調解員問他的意思時,老人思路清晰地回答: 在誰家吃飯,工資卡就給誰家。

老人雖然92歲了,但一點也不糊塗,說這句話當時陳女士也在場聽著,陳女士作為女兒她更清楚父母當年在她家住時,錢卡都歸她保管,現在她應該順理成章地移交給弟弟才對。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一旁觀察許久的老四媳婦突然拿出了一張紙,聲稱這是她索要老人工資卡的憑證。

03一份遺囑代表不了老人的意願,女兒大哭:我不服

2014年6月,當年85歲的陳老先生曾經找人寫過一份遺囑,內容就是以後的生老病死全部由小兒子陳光欽夫婦負責處理,唯一的生活來源退休金也由他們夫婦支配使用,其他人無權干涉。

一份橫空出世的遺囑讓現場再次陷入撲朔迷離,這份遺囑到底從何而來,他的真實性到底如何?在當地村幹部的幫助下,聯繫上了當初的兩位證明人。

一位是當年的村長、一個是學校的校長,老村長證實了這份遺囑的真實性,如今現實情況卻發生了重大改變,一是老人的小兒子在2018年已去世,在這之後的兩到三年裡,小兒媳並沒有承擔相應的贍養義務;二是老人自身的想法已經發生了變化,他現在主張在誰家住財產就歸誰支配,

法律規定,工資卡所有權是老人的,只要老人有意願,老人的個人財產包括銀行卡、工資卡,讓誰來支配就歸誰。雖然有遺囑,但老人的真實意願已經發生變化,就應該按照現在的意願來處理,

至此,兄妹幾個人之間關于老人財產和贍養問題的矛盾已經全部都浮出水面,而問題的關鍵在于,他們今後該怎樣照料兩位老人的生活?

二弟表示,父母畢竟年齡大了,來回折騰也不好,他和大哥商量以後父母就住在他家裡,由他來照顧。但陳女士卻想讓母親住院繼續治療。老四媳婦也表示她和公婆的多年相處已勝過閨女的感情 ,她願意接公婆去自己家,替去世的老公盡這份孝心。

在大隊幹部的證實下,陳老先生表示,自己願意長期住在二兒子家,他在哪兒錢就歸誰管。

這世上,所有的孝和順就是要遵從老人的意願,兩兄弟也表示願把過去的恩怨放下,但老四媳婦聽說老人不願去別人家,她生氣後扭頭就離開了現場。

老四媳婦的突然翻臉讓人始料未及,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看到弟媳婦離開,原本表示願意尊重老父親意願的陳女士也驟然改變了態度,她大哭著叫嚷:「我不服,我就是不服,他們幾十年不看,現在他們成好人了」。

無論如何勸說,陳女士始終無法平靜,她緊隨著弟媳的步伐坐車離開,好在兄弟二人的心態並沒有受多大影響,兩人都表示會盡自己最大努力照顧好老人,也盡可能地團結好手足之情,實在不行就走法律程式。

04人都有欲望,在利益面前,兒女能否堅守孝心?

陳女士因為老人的去留問題和兄弟仍無法達成一致,但老父親的工資卡和醫保卡拒不交出,就此哭著離開,也讓人搖頭歎息。

1、孝敬老人不能有私心功利

爭來爭去無非還是因為錢,難道老人沒有退休金,你就可以不管父母嗎?陳女士的求助沒能達成所願,就此一走了之,這是要和父母兄弟決裂從此不再來往,還是真的不服調解而傷心離開。

清代朱柏廬曾在《治家格言》中說過:重資財,薄父母,不成人子。意思就是:看重錢財,而薄待父母,不是為人子女的道理。所以,在孝敬老人問題上,兒女最不應該帶有私心功利。

2、父親的做法讓人質疑

陳老先生是離休幹部,退休金7300元(約合新臺幣3.18萬),在當地也是受人尊敬的老人,卻在家庭和睦一事上難圓滿。不得不說這與他的為人處事和家庭教育有很大關係。

老人在85歲就已經立下遺囑,將來的生老病死由四兒子全權負責,可見在他心中對四個兒子是有看法的,一般在農村,大兒子在一個家庭中占的地位非常重要,家裡的大事小情和鄰里關係以及自己的身後事都會大兒子商量,可陳老先生的做法不由讓人質疑。

四兒子不幸去世後,他和老伴兒反而在女兒家生活多年,並把工資卡等交給女兒保管,並沒有依靠兩個兒子生活,是他偏心還是另有隱情我們不得而知。而女兒哭叫的 「我不服,他們幾十年不看」也能讓我們猜測一二,能看出她心裡的不平衡,她對父母也確實付出了。

3、父親缺乏大家長的威嚴

而老父親現在回家也要求住在二兒子家,按說他思路清晰並不糊塗,可為何不直接向女兒要出工資卡交于二兒子手中,反而要讓兩兄弟去問女兒要,這也不合情理。

在陳老先生身上,雖然他一再說明他跟著誰,工資卡就歸誰支配,可女兒並沒有遵從他的意願交出工資卡,可見他在子女教育上是失敗的。家庭不和,兄妹親情的喪失讓他無能為力,甚至沒有一種大家長的威嚴,他知道二兒子不讓女兒回家的原因,卻不敢說出一句硬氣的話,讓女兒交出工資卡。女兒的強勢、任性和自私充分說明她根本沒把老父親放在眼裡,能看出他對女兒的溺愛,讓她在父親和兄弟面前不可一世,大有這個家我說了算的氣勢。

4、人的欲望來自退休金的誘惑

陳老先生的退休金是個巨大的誘惑,兩位老人年齡大並不見得能吃什麼好東西,花費並不多,所以父母的養老金歸誰保管就是一筆收入,交出去就等于捨棄了一份保障,所以這成了大家以孝敬之名搶著接父母回家伺候的誘因,因此陳女士拿了多年的退休金豈能拱手送人,她寧可霸著也不能放棄這份利益。

人都是有欲望的,欲望越強烈,陷阱就越深。而欲望是沒有極限的,得到的越多,欲望的膨脹度就越大。所以,陳女士目前的心態就在于欲望太強,她應該學會給自己的欲望做減法。

王陽明在《傳習錄》中說:「減得一分人欲,便是複得一分天理。」給人生做減法是很難,因為做減法意味著捨棄,而人是習慣了擁有的,因此給人生做減法需要很高的智慧。

人應該掌控自己的欲望,而不是被欲望所掌控。追求舒適、追求享受是人的本能,但也要有所節制。尤其在孝敬老人方面,要分清輕重,不該你得到的利益一定要懂得放手和捨棄。

印度的心靈導師克裡希那穆提說:「對欲望不理解,人就永遠不能從桎梏和恐懼中解脫出來。如果你摧毀了你的欲望,可能你也摧毀了你的生活。如果你扭曲它,壓制它,摧毀的可能是非凡之美。」

所以,陳女士應該反思自己的行為,放下心中的執念,歲月不饒人,父母年歲已高,應該珍惜現有的一切。常言道:「錢財乃身外之物,唯有親情最可貴」。四兄弟已經失去了兩個弟弟,作為姐姐更應該以家庭為重,切莫為了私欲而毀了父母兄弟的親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