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前,因救人而錯失大學入學考試的2位「奪刀少年」,現今如何了?

田園牧哥 2021/11/08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學聯考前一星期,有兩位少年在班車上做出了捨己為人的行為——面對持凶歹徒,拋開膽怯與安全,以身受重傷的代價,護住了全車人的安危。

人人歌頌他們的事蹟,可「奪刀少年」卻因傷錯過大學聯考。

當清華大學在內的多所學府下場表示願意破格錄取他們時,有些人卻不樂意了,口中說著:少年人的行為值得褒獎,但憑此獲得一流學府的青睞,到底有失公允。

爭論的最後,兩位新時代少年堅持補考,他們不願以個人行為破壞大學聯考錄取規則,他們只求對他人公平,對自己問心無愧。

這件事的始末究竟如何?這二人的補考結果又是怎樣?

(一)勇敢無畏的「奪刀少年」

1994年出生的柳豔兵與易政勇同為江西宜春三中的高三學子。2014年5月31日涼爽的週六午後,相約一起回家的少年坐上了開往金瑞的班車。此時距離大學聯考剛好只剩一個星期的時間。

高三學子壓力繁重,兩位少年在車上對前些天所做的模擬題目進行了交流。

而在車行半路中,沒有任何徵兆的,一名男子忽然暴起,手持菜刀開始對車上的陌生人行兇。一個照面間,慘叫聲響起,有兩個看上去年齡較小的女生受傷後滑下座位。

柳豔兵與易政勇被當場嚇呆,當身體出現痛感後他們才猛然回神。眼見歹徒要往前面的老人家沖去,仿佛沒有過什麼思考,易政勇先行起身,用力將持凶者往後拉。可轉眼間,勇敢的少年身上便又添新傷。

就是這時候,柳豔兵也挺身撲上,一邊阻攔對方的動作,一邊將好友往旁邊拉。好在第一時間發現情況的司機在最初的慌神之後穩住雙手,將車停在了路邊。

事情的發生到結束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可柳豔兵一直將對方手中的刀死死摁住,並于最後將其奪下,歹徒逃跑。

用力氣與身體與對方抗衡的兩位少年身負重傷,精神一放鬆下來便齊齊暈死。全車人中雖有部分負了傷,但沒有任何人再此殞命。

兩位學生被送進醫院,聞訊的媒體記者也隨之而來。有些身上只有輕傷的受害者在包紮完傷口後又回到搶救室外,一直等著救命恩人安全的消息。

經過檢查,柳豔兵與易政勇全身多處受傷嚴重。易政勇左手手臂上的筋脈受損,再就是左胸口上的一根肋骨被生生砍斷。

而柳豔兵的傷勢更為嚴重,身上的傷口不少,其中最為致命的是後腦上被劈裂的長達12公分的口子。

後來據接診醫生回憶,第一時間看到傷口的時候,他遍體生寒,因為已經可以看見外翻的顱骨。

在醫生的全力搶救下,這兩位英勇的少年先後脫離了危險,被轉轉至監護室即時觀察情況。

(二)引發爭議的「最美考生」

案件發生三天后,持凶傷人者被抓捕歸案,而他行兇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自己在生活中頻頻受挫,想要報復社會,發洩情緒。

人們在強烈譴責此人的同時,也極盡歌頌「奪刀少年」的英勇行為。可兩位當事人清醒過來時,距離大學聯考只剩三天。

這也就意味著學生十多年的寒窗苦讀,家人默默給予的支持,在這一年裡將毫無收穫。

看著兒子黯淡的眼神,雙方家人心裡也不是滋味。他們勸導孩子,說大學聯考明年還有,但今年的這份行為卻救了不少人。拼命搏鬥換回了想要的結果,這樣的安慰讓兩個孩子漸漸釋懷。

可隨著社會反響越來越激烈,不少人開始呼籲,不能讓做出了善事的人承受苦果,「補考」二字被多次提及。隨後有關部門表態,只要這二人身體恢復好了,就可以單獨補考。

不少社會愛心人士還有助學部門均為這二人捐款,想要幫其付清手術費,也想要鼓勵他們繼續學業。

而更讓人側目的,是不少大學對他們拋來的「免試錄取」名額。這些學校中有中國的一流學府清華大學,還有對外交流廣泛的澳門大學。

甚至于我國民政部緊急救援促進中心也下場「搶人」。拋開這些數一數二的學校與機構外,還有不少好大學也通過官方給出了承諾。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一個接一個的好消息傳出,觸碰到了某些人的神經。在一眾為之高興的聲音裡,漸漸夾雜了一些「不和諧」的腔調。

有人說「他們畢竟沒有參加過大學聯考,各大高校免試錄取對于其他人來說並不公平」。也有人說「做了好事的初衷是希望被幫助的人好,而不是將其變成一種類似于交易的東西」。

更有甚者說出了「看,進一流大學還有一種便捷途徑,那就是不用讀書,只做好事」!

難道這些大學給出的名額觸碰到了誰的蛋糕?或者是觸碰到了說話者那顆見不得人好的心?

(三)心存公平與向善的「少年楷模」

各種聲音交雜的時刻,柳豔兵與易政勇考慮良久。他們說自己的行為是自發的,是遵從本心而做的,他們不想打破大學聯考規則,也不想讓公平二字因此有偏。于是拒絕所有橄欖枝,在被搶救完後的第33天,兩人結伴走進了宜春三中單獨設立的大學聯考考場。

其實在考試前,這兩個少年是心有忐忑的。家人在旁陪伴養傷,並不允許他們長時間看書複習,成績多少都有些退步。好在結果不錯。

柳豔兵考進了南昌大學,易政勇則上了江西財經大學。由此可見,這兩位少年真的可以稱得上「智與德」兼優的好學生。

至于這兩個人後來的故事,也充滿了人性的真善美。暑假期間時常下山區支教的柳豔兵教給留守兒童知識,而山區的孩子還以他純真笑顏。

現在的他在自己喜歡的崗位做著自己喜歡的事,雖然生活平淡,但幸福細水流長。

而易政勇則在宜春銅鼓縣帶溪鄉紅群村當上了一名扶貧幹部,為無數家庭能過上好日子而四處奔走。

曾經見義勇為的少年人並不後悔自己當初的挺身而出,也不遺憾放棄國內一流學府的招攬。他們用自己的行為,自己的品格書寫著屬于他們的未來,也為社會留下了一段值得歌頌的感人事蹟。

至于有些質疑高校破格錄取事件的人,難道品德高尚的人不比分數更有說服力嗎?社會尊重品德高尚的人,也尊重用身體力行體現中華美德的人。

柳豔兵與易政勇的行為是自發的,他們沒有想得到社會的回報,但這並不表示社會群體在感受到他們的美好質量,感動于他們的捨己為人後,不能有所回應。

你怎樣看待「奪刀少年」所體現出來的當代青少年的時代精神?你又是怎樣看待「做善事得到回報便會讓‘善’變質」這一說法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