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16年,54歲妻子爭寵如何「忍」?模范丈夫怒提離婚:心已寒

田園牧哥 2021/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為您帶來最新資訊,傳遞最正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大家好,我是本文小編~安妮。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于麗和鄧偉民結婚16年。他們從一無所有奮鬥打拼到坐擁兩套房產,兩輛車子和兩個門面。夫妻恩愛,走到哪裡都是同進同出,羨煞旁人。去年夫妻倆從筒子樓搬到了電梯房。可是自打搬家之後,鄧偉民就再也沒有回過家,甚至在毫無徵兆之下,突然提出了離婚,這讓親戚都感到不可思議。

于麗的弟弟說,姐夫對長輩尊重,對姊妹友好,對妻子寵愛,這樣一個備受認可的男人,居然在去年提出了離婚,並頭也不回地離家出走。

于麗今年54歲,她開店做生意 ,丈夫開一家修理廠,夫妻倆共同打拼。于麗表示,一直以來房貸都是丈夫在償還,壓力很大,因為他們去年爆發矛盾,于麗也準備來共同承擔這一壓力,可丈夫卻執意離婚。

于麗直言丈夫為了跟他離婚,對她大打出手,鄧偉民則坦言是妻子顛倒是非,鄧偉民提出先帶記者看一段監控錄影。

視訊裡于麗顯得強勢蠻橫,對正在幹活的鄧偉民指桑駡槐還動手打自己的丈夫,而丈夫也是氣得摔東西。鄧偉民從車內拿出雙方的離婚協議,而于麗則趁這個機會上車查看丈夫的私人物品,她始終懷疑丈夫是因為其他因素而堅決離婚。

常言說得好:夫妻之間,信任為先。而猜忌是婚姻最大的隱患。可見于麗對丈夫的行為產生了懷疑。

于麗和鄧偉民都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兩人在網上相識,經過一年的瞭解和交往之後,他們組成了家庭。他們各有一個兒子,但都判給前夫和前妻, 並且都已經30歲了。

直到2010年于麗的兒子念大學才來到這個家庭一起生活,一家三口也其樂融融。鄧偉民出錢為繼子開店,夫妻倆買了兩套房子,也打算其中一套留給兒子。直至前年鄧偉民的兒子出現,這個家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鄧偉民坦言離婚的真正原因是妻子性格強勢,脾氣暴躁,將他的兒子趕出了家門。

2017年,鄧偉民承包了公司的售後。因為人手不夠,兒子又待業在家,他提出希望兒子過來幫忙,可沒想到這個小小要求遭到了妻子的反對,從那一刻起,他的心裡就埋下了根刺。

前年,鄧偉民沒有經過妻子同意把兒子叫來幫忙管理店面,他們相處了不到兩個月,妻子就通過離家出走的方式將繼子逼走,從那一刻起,鄧偉民徹底心寒了。

于麗解釋道,繼子已經31歲,早已成家,可自己的兒子已經29歲,卻連物件都沒有。于麗愛面子,她既擔心離婚對她有負面影響,又擔心組合家庭會影響兒子成家,所以遲遲不願繼子介入這個家庭。

在鄧偉民看來,兒子誠心想進入這個家庭,而妻子卻百般刁難,可于麗卻認為,她之所以無法視如己出是因為後媽難當,她難以把握這個分寸。

對于繼子的離開,于麗解釋說將近年關,她出于關心讓繼子早日回家陪伴家人,並沒有趕走繼子鄧彬。為了解決他們的矛盾,電話打開了鄧彬瞭解情況。

鄧彬13歲時父母離異,由于家庭貧困,高中沒讀完就輟學,父親也沒怎麼管過他,如今他已經31歲,靠著自身的努力做蔬菜生意養活家人。在他眼裡,父親性格軟弱就是一個妻管嚴,他也不願過多參與父親的生活,他回家也不怪父親。兒子的話像針一般紮進鄧偉民心裡,作為父親,他既愧疚又無地自容。

鄧偉民是常德人,他為了妻子放下原有的家人和工作定居在婁底。這十六年來他對家庭一味地忍讓,如今兒子離開後,他把內心壓抑已久的怒氣全部爆發出來,聽到丈夫離婚態度堅決,于麗在門外哭了起來。

從他們的敘述中,能看出于麗性格極端,當感情出現裂痕,難以挽救時,她開始猜忌暴躁,破罐破摔。她意識不到自身的問題,而是一味的責怪他人,並讓弟弟出面去指責丈夫,還讓鄧衛民淨身出戶。

于麗是個精明能幹的大女人,賣過服裝,開過飯店,賣過家電,生意場上老練強勢的性格,讓她在家庭裡面習慣了霸道和掌控。而鄧偉民是個老實本分的小男人,他憑藉自己多年來的修理技術,穩紮穩打的在廠裡工作,對老婆也是言聽計從。

所以,他們夫妻這種組合,一剛一柔、一強一弱,應該是很好的互補,家庭肯定幸福美滿,偏偏雙方都是二婚,又各有一個兒子,于麗的掌控欲又強,丈夫對繼子好,才造成她心理上的不平衡。

常言說:二婚、二婚夫妻不一心。這是所有再婚家庭都會遇到的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夫妻雙方溝通不善導致的家庭矛盾。如果都以誠待人,沒有私心雜念,就不會有這樣的苦惱事發生。

鄧偉民說他以為自己對繼子視如己出,妻子也能同樣包容,可是沒想到兒子住過來才兩個月,就被妻子逼走了,所以打定主意要離婚。

其實,這也不能怪于麗,主要在鄧偉民忽略了妻子的心理和情緒,因為于麗沒有太多的愛好,在她的生活裡,只有兒子和丈夫,她習慣了夫妻倆的二人世界。正是因為繼子來了之後,他們父子倆形影不離,她感到被忽略,所以經常抱怨,對繼子也冷言冷語。而鄧偉民卻沒有從中周旋開導妻子。

在心理學上,于麗這種心理屬于一種強烈的佔有欲,她把丈夫當作了她的私有物品,不容許繼子和她分享這種親情之愛,她沒有換位思考,丈夫不只是她的愛人也是鄧彬的父親,才造成了心理上的缺失。

于麗畢竟對丈夫是有感情的,她不想失去這個家,為了挽回丈夫,于麗決定再做最後一次努力,她撥通了繼子的電話。可電話那頭,鄧彬態度冷漠。

于麗是個愛面子的人,繼子的態度讓她自尊心受挫,感到無地自容,甚至有了放棄的念頭。

于麗也表示在繼子離開這個家之後,為了挽回丈夫,她曾打算百年之後,將現在自住的新房留給繼子,可丈夫始終不願回頭,所以一怒之下,她才將老房子賣掉,來爭這套新房。那麼過去的錯誤已經犯下,如今他們是否還有和好的希望呢?

于麗給丈夫買了一件夾克 ,可鄧偉民卻連看都沒有看就直接拒絕了。當雙方的矛盾矛大過曾經的甜蜜時,昔日的感情隨著怨念會消耗殆盡,看著丈夫態度固執又冷漠,于麗情緒激動起來。她提出車子始終歸丈夫,房子他也有居住的權利。看到妻子態度柔軟之後,鄧偉民也退了一步。

最終在調解員的勸說下,于麗答應拋開面子,主動去找繼子和好,建立感情。鄧偉民也答應先不離婚,嘗試著相處三個月,給彼此最後一次機會。

他們相愛16年,陪對方走過人生低谷,年過天命,他們放下了彼此的戒備和心結。嘗試著重新再來,希望經過這一次,他們能懂得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

1、「利」字當先讓二人漸行漸遠

兩人結婚,也曾有過恩愛甜蜜,當雙方的感情不復存在時,他們開始計較得失。婚後他們購買了兩套房子,寫了各自的名字,按說鄧偉民作為男人和繼父真的做得不錯,不但對于麗體貼,對她的兒子也捨得花錢開店,只是于麗太過功利,事事以自我為中心,沒有替丈夫考慮他作為父親的無奈,所以兩人才發生了分歧。

在去年感情發生變故時,于麗將自己名下的那一套賣掉了,用來裝修如今居住的這套新房。去年年底雙方協議,這套新房歸女方所有,鄧偉民只要價值10萬的車子。如今于麗提出要對方淨身出戶,說明她真的太霸道,不得不說,她只能抓住財產這根救命稻草,以保證自己多年的付出還剩下一絲回報,可恰恰是利字當先的心裡將夫妻之間的距離越推越遠。

在過去的感情裡,于麗永遠是被保護、包容的那一方,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當婚姻走到盡頭 ,當彼此真正意識到雙方將成為過客,于麗才後悔自己咄咄逼人的行為。

2、自私、愛面子是夫妻感情的殺手

兩人是再婚,即使不說別人也會知道,但于麗的想法很可笑,她以為別人都不知道她和鄧偉民是重組家庭,自我感覺親生兒子是和鄧偉民所生。所以,繼子的出現被她當成破壞她兒子找對象的理由,害怕別人知道她是再婚家庭後,影響兒子的婚姻,她這想法真的讓人有些歎息。

不得不說,人對面子的追求,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她這說得不好聽叫愛面子,說得難聽叫「掩耳盜鈴」。和鄧偉民結婚16年,孩子都30歲了,別人能不知道你是再婚嗎?

正因為她這思維方式才讓她對繼子多方不喜歡,雖然繼子的離開她美其名曰是讓他回去陪老婆孩子過年,但她的小心思丈夫豈能不知,兩人因此矛盾重生,不但不冷靜溝通還鬧到離婚的地步。

3、再婚家庭要學會接納和公平

再婚家庭,孩子永遠是道難題。作為親生父母,應該主動跟孩子溝通,儘量減少與繼父母的矛盾,而繼父母首先要尊重和接納孩子,讓每個人都得到公平對待,通過溝通來解決矛盾。用愛心和耐心來感化孩子,當愛和信任足以支撐彼此付出和自我改變時,相信一切的挑戰終將成為幸福的養料。

儘管余麗性格強勢自私,但我相信她內心是深愛著丈夫的。但婚姻不再是兩個人談情說愛,而是兩家人的雞毛蒜皮。能把一個家庭維持得井井有條,這對于二婚夫妻來說更是一種考驗。鄧偉明將繼子視如己出,他希望妻子也能同樣給予兒子包容。可于麗卻將繼子視為爭寵的對手,認為他搶走丈夫對她的愛,對繼子防備和反感,這讓夾在中間的鄧偉民左右為難,更對家庭失去希望。

在接下來的三個月時間裡,希望于麗能夠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將繼子當成自己的孩子,給予關懷和包容,從精神上去參與繼子的生活,從而打開丈夫的心結,也希望鄧偉民再給妻子一次機會,多給妻子一點關心,給彼此一個全新的自己,重新回到這一段來之不易的婚姻。

 

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安妮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