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30年前不顧一切追愛,現在老了贍養成問題,女兒:她沒養過我

田園牧哥 2021/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現年57歲的黃喜蘭,是位腳患殘障、身柱雙拐、頭髮花發的老人,生活的坎坷和命運的波折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很多。女兒柳丹說,母親黃喜蘭有過兩段婚姻,第一任丈夫就是柳丹的親生父親,在柳丹3歲那年,村子裡來了一個做零活的木匠,叫劉鵬飛。

劉鵬飛喪偶,帶著三個子女,不知出于什麼原因,黃喜蘭竟然拋下丈夫和女兒跟著比自己大30多歲的劉鵬飛來到了哈爾濱道裡區太平鎮,直到2020年10月,劉鵬飛去世,黃喜蘭被攆出了家門,獨自住在一間又破又舊的老房子裡。

自從黃喜蘭走後,柳丹就跟著親生父親一起生活,她沒有享受過母親的愛,從小就是在別人的白眼和嘲笑中度過。這麼多年來,柳丹就見過母親一次,母女二人的感情很生疏,這次來和母親相見,是因為劉鵬飛去世後,他的女兒聯繫到了柳丹,希望跟她商量一下黃喜蘭的養老問題。

柳丹見到母親後,劉鵬飛的孫女曾告訴她,自己的爺爺死了之後,給老太太留點錢,有點兒地,其餘的啥都沒有。劉家人的意思再明顯不過,這是把她的母親掃地出門讓她這個親生女兒來接母親回家。

而柳丹自己也是一位單親媽媽,常年在哈爾濱市松北區租房居住,自從知道母親的消息後,她又驚又喜,多少次在夢裡她想念母親又害怕見到母親,因為母親在她心裡只能是遙遠的存在,她渴望得到母親的愛和關心,卻一年年一天天在等待中變成了失望。

內心她是需要母親的,每次來探望母親她都要倒三趟公車,耗時兩個小時,加上黃喜蘭行動不便,生活中很多事情無法自理,日子就過得相當艱難。而當她和記者來到黃喜蘭的住處,柳丹打開母親的飯鍋時,裡面還是她上次來做的地瓜,已經落了好多蒼蠅,看到此,柳丹無奈表示如果她走了,母親的生活就沒人管沒人問。

黃喜蘭的日子為何過得如此淒涼,劉鵬飛難道沒給黃喜蘭留下任何遺產嗎?兩人之間的感情又如何呢?柳丹和母親分別30多年,對她的生活一無所知,帶著諸多疑問,柳丹求助記者,想讓劉鵬飛的兒女出面安排母親的晚年生活。

當問起老伴兒劉鵬飛活著的時候對她好不好時,黃喜蘭不願多提,她表示和後老伴兒的兒女相處一般。

黃喜蘭來到劉家30多年,始終沒和劉鵬飛登記,跟劉家的幾個子女也不常走動,柳丹說,這期間劉家兒女也來照顧過母親,但就劉鵬飛的遺產問題雙方始終談不攏。

劉鵬飛的大兒子說,是自己父親養活了黃喜蘭30多年,語氣裡盡顯對黃喜蘭的嫌棄,而父親當初確實留下幾萬塊錢,也在看病時花了不少,如今也沒剩多少錢。雖然黃喜蘭來他家和父親生活30多年,但因為黃喜蘭戶口不在他家,他只能找人做工作給黃喜蘭要了三畝地生活。

在黃喜蘭的贍養問題上,劉鵬飛的大兒子表示,論輩分黃喜蘭是父親的老伴兒,自己的繼母,但是論年齡,她還沒有自己大,如今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好,根本無力照顧黃喜蘭。大兒媳也說自己66歲,黃喜蘭才57歲。兩人認為只有黃喜蘭的女兒有贍養權,他們沒有贍養的權利。

繼子表示他可以出點錢讓柳丹把母親領走,當聽到繼子要攆自己離開,黃喜蘭神情緊張、眼神犀利。又聽到女兒說「我領哪兒去,我也沒有房子」時,她神情委頓,看到雙方為她的贍養問題爭執不休,她一個人坐在屋內顯得可憐又無助,目光在三人身上掃來掃去。

不得不說,年輕時的黃喜蘭長相應該是美麗的,只是因腳殘障而限制了她的行動自由,可即使這樣,她也在遇見劉鵬飛後拋夫棄女遠走他鄉30多年不和女兒聯繫,可見她有多絕情。如今在劉鵬飛去世後,她也成了孤家寡人,被女兒和繼子相互推脫不願贍養,實在令人可歎又可悲。只是誰該為她年輕時的輕狂買單呢?

責任的存在,是上天留給世人的一種考驗。許多人不能通過這場考驗,逃匿了;許多人通過了這場考驗,戴上了桂冠。逃匿的人隨著時間的流逝碰到了難題,那就是晚年靠誰來贍養自己。

爭執過程中,柳丹突然問劉鵬飛大兒子:「她跟你爸有沒有孩子,生沒生過」。這話一出口劉鵬飛立馬否認,孩子哪去了我們也不知道。

原來,黃喜蘭和劉鵬飛曾育有一子,剛出生就被送給了劉鵬飛的叔叔,但劉鵬飛並不承認柳丹所說,因為他沒有親眼看到父親和黃喜蘭生的孩子送給叔叔。而黃喜蘭對此事也沉默不言。

有人說,只為家庭活著,這是禽獸的私心;只為一個人活著,這是卑鄙; 只為自己活著,這是恥辱。

作為一個母親,她有生育的權利也有養育的責任,可黃喜蘭生了兒女,一個在3歲就拋棄,一個生下後就送人,這種自私的行為實在讓人對她同情不起來。常言說得好,生而不養,是惡。養而不愛,也是惡。每個人都有做父母的權利,但這世上,真的不是所有人都配做父母。

柳丹表示,現在土地和錢都不是首要問題,住處才是一個大問題,萬一這處老房子動遷,母親就會流落街頭,房子母親可以不要,但以後這房子拆遷,劉家必須給母親安排一個住處,保證母親能永久在這裡居住。

但劉鵬飛大兒子卻說這房子不是自己父親的,他也沒有權利給黃喜蘭買10米或20米的房子,黃喜蘭就是父親扔下的麻煩。但柳丹也據理力爭,不管母親是不是劉鵬飛扔下的麻煩,畢竟她和劉鵬飛過了30多年,不可能送給她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